白老鼠年代記(下)

上篇

[現在的學生]成為白老鼠,明顯是他們(好聽)是因緣際會,(難聽)是生不逢時。他們生於科技和社會發展最快的年代,適應新世代的政策紛紛出籠;他們生在政權交接的年頭,新官上任那幾把火,一直在他們身邊燒下去。

白老鼠們怎樣應付下去呢?

實驗用白老鼠的生存價值,就是在那些獎和罰(或其他independent variable)之間,做出他們受期望內的行為。他們的悲哀是,他們從來都不會想到自己周遭環境的意義。一方面,他們力有不逮;另一方面,是沒有想的意識,而事實上,想了好像也沒有用。

讓我覺得這一代更像白老鼠的,正是這三方面。

單以教育而論,制度改了又改,好像越來越簡單,實則越來越複雜。中三畢業只有中四一途嗎?制度上不是,但仔細想的話,社會壓力又告訴學生沒有選擇。你叫他們自行決定,但連教師自己對社會的高速更新的複雜性也不大了了的時候,他們的力有不逮,又是他們的問題嗎?

其實我們三十頭的人已經開始不想問題了。對於日漸複雜的環境,無力感只有越來越強。大概我們是最後一批真心相信知識改變命運,而不是文憑改變命運。七十八十年代,香港高社會流動性的神話幾近破滅。(拿一億學跳舞的銀行家難到是白手興家?)社會走向單一化和規範化,白老鼠在簡單的世界觀下漫遊而不知終。

白老鼠的生存問題,不是環境的複雜,而是這個環境是被弄得複雜。無力感帶來的反抗是不可預計的。反正如果在制度裏輸掉,也就是輸掉。既然制度說在複雜的世界裏有這麼直接和簡單的一途,白老鼠就只有拼死衝過去。他們只有拿出自己的生存本能和僅有的能力,去和制度建制拼命。

你可以發現這幾年考試局好像連連發生問題。必須指出,這並不說明以往的試卷沒有問題。我還記得十幾年前a level的節日事件。當年文化科實用文卷,要求考生寫演辭一篇,介紹香港的不同節日特色。考生們出來之際,已有同學互相爭論,某補習社範文是否合用。這帶來泄題的疑雲之餘,又讓人質疑考試當局的能力。

當年的不滿不會比今天少,但沒有釀成現在的軒然大波。問題是我們當年的爭論沒有被報導,也沒有網上聚點讓大部份考生可以惡搞考試局發洩,更不能發動黑衣行動,因為根本串連不起來。而既然有這個能力,為甚麼不做?他們衝擊的不是考試局,而是考試背後的整個生涯框架:你告訴我這是最公正的唯一的出路,你告訴我要努力,你告訴我這是人生競爭的一部份,但你竟然在這個時候弄花樣?

於是,如果你試過為中五中七公開試監考,你一定會體會過那種如狼似虎的壓力。你不能錯,讀的指引要齊全,祈禱香港電台不會停電,天不要亂砍雷,燈不要跳fuse,空氣不要太冷,不要有考生有異樣,否則考生的投訴會讓你麻煩得很。你甚至弄不清,是你監考,還是考生監你怎樣監考?這其實是,他們也要用本能來告訴你,除了o咀,白老鼠,也有爪的。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白老鼠年代記(下)”

  1. Frostig says :

    很無奈,也不得不認同……
    對了,我們都是只相信「學歷能拯救我們」的一輩,而且清楚「知識」跟「學歷」沒有甚麼關係,早已明白「知識改變命運」是謊話。畢竟,這一代,太「早熟」了,早就認清楚「社會」的「真面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