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和香港之間

台灣從2006年起有一股芬蘭熱。這股芬蘭熱源於一個叫吳祥輝*的作家,將芬蘭的世界第一競爭力的經驗寫下來,結集成《芬蘭驚艷》一書。由於書中分析的芬蘭和台灣的形勢相當近似,於是,台灣不同的媒體和出版社都不斷發掘芬蘭的經驗,發表自己的芬蘭角度。

從KURSK兄處,強硬地借來《沒有資優班》,講的是芬蘭的教育體制。減除了內裏不少關於作者移居芬蘭的私人紀錄,大體上這本書是值得關心香港教育的人一讀。詳細之後再講。不過,這本書強調芬蘭社會對教育制度的兩個特質,第一,是平等;第二,是對教育的尊重。

教育的平等可以見於芬蘭所謂「沒有資優班」的意思。一般在東亞地區,不論是香港、台灣或是日本,學校都有精英班培養高階的學生,讓他們再進一步。但芬蘭人卻寧願將時間放在所謂補底之上,因為他們期望每一個人都有平等學習的機會,讓落後的同學有爬上去的機會。

而平等也見於沒有「精英學校」之上。因為每一間學校都有足夠的空間(和留班學位)來「補底」,所以,每一所學校的水平也相對平均。而同樣水準的學校,可以在城市出現,也可以在鄉間出現。他們不怕不同年齡的同學在同一個課室上課,更不怕學生人數太少,一間學校只有附近幾十個學生絕不奇怪,而最重要的,是他們有足夠的經費和設施,讓學生有權利在合理的距離內的學校上課。這是出於對平等的追求,也見到他們對教育的尊重。

還有更多的教育「神話」可以在這本書裏見到。這吸引我去看另一本相關的書:《芬蘭教育:世界第一的秘密》。這本書和之前本書有一個相似的地方,就是起了一個看起來不大相干的名字。在這本書裏,真正關於教育制度運作的部分不多,只佔大概三分之一。其餘的部份,主要是這個注重教育的制度的由來。

芬蘭人喜歡這樣形容自己的國家:我們是一個小國。事實上,他們的小,乃是因為附近有一個屢次侵略和壓迫他們的俄羅斯。吊詭的是,他們在二次大戰之後,俄羅斯卻是他們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他們的工業資源的重要來源。 他們另一個特色是「不東不西」。我們自己視她為歐洲國家,但原來他們卻和俄羅斯一樣,不受歐洲主流視為歐洲人夥伴;而冷戰時期她更是一隻「蝙蝠」,既不受制於蘇聯,卻也不屬北約陣營;於是,她也自認「不歐不亞」。 在這夾縫之下,他們不能不思考自強的策略。

首先,他們利用自己和俄羅斯的地利,成為了歐洲進入俄羅斯的樞紐。其次,就是就是讓自己成為歐洲和亞洲的重要轉運站。從此,他們發展出一套務實的經濟發展方向。 這個處境和他們的教育有甚麼關係呢?打從十九世紀起,他們就不斷思考脫離俄羅斯控制的方法:不是武力,就是腦力。他們沒有像以色列般兩面發展,選擇了教育。而正是因為要在歐洲發展出一套可競爭的工業模式,配合高科技及高知識投入工業的教育更是需要發展。

這個故事我們熟悉嗎?除了要想辦法和附近的大國脫離出來這個想法之外,整個經濟發展的套路本質上是一樣的。從《芬蘭教育》這個簡介,香港是不是有必要考慮一下,看看芬蘭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呢?

*真心期待吳祥輝的新書:《我是被老師教壞的:我最感謝的一所學校》。

廣告

標籤:, , ,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4 responses to “芬蘭和香港之間”

  1. bigarnex says :

    哈!講教科書那章也是我對《芬蘭驚艷》這本書印象最深刻的一章。

  2. fongyun says :

    我倒是覺得應該全港每間學校下發一冊。當然,最先看的其實應該是教育局和教統會那幫人。

  3. johncoal says :

    @bigarnex – 教科書的確是深刻。尤其是另外兩本書也提到,他們說教科書是學校代買,兼會循環使用時,不少香港家長會牙癢癢,也令香港教科書商嚇一大跳。
    @fongyun – 坦白說,只要讓學校有更大彈性去計算每班人數和開班數目,已經幫助很多了。芬蘭人的所謂「空間」無非是這樣而已。
     

  4. Frostig says :

    @johncoal – 關於書,香港其實已經有類似的安排了(部分學校),不過大部分限於「學校一套書、家裏一套書」(減輕學生書包的重量)。加上香港的書改版那麼快,怎麼推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