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用選票對付一隻大笨象

一、

當你讀一個議員的選舉單張,當他告訴你,他或她會爭取甚麼甚麼的時候,你心底裏會明白,其實他們所說的,只是他的想法,而不是他的行動。理由如下:

1. 如果他是建制派的,你知道他只不過比你我都早從政府甚至中央政府知道政策的走向,因為即使政府沒有故意做甚麼,他們在行政會議的成員,也有足夠的權力和資格,過問政策的取向,其實很有機會不用,也輪不到他去爭取。

2. 如果他不是建制派的,你知道他要提出一個議案,所需的財力,根本不是他的議員津貼所能應付的,而且,因為分組投票的緣故,他們的議案是幾乎不可能通過的。甚至,連政府提出的議案,修訂的機會也是渺茫的。

當然,機會不是沒有。就像上個月,政府提出的種族歧視條例,本來將政府自己豁免出去,但卻因為建制派部份議員失蹤,出席人數大減,竟然夠票通過修訂案。要靠別人偷懶才能成功爭取,是以,如果他不是建制派的,他根本不能爭取。

從一開始,我們得承認,因為我們的會議制度,加上功能組別的奇異分組方式和資格要求,我們的選舉和議會本來就不公平的。

二、

末世之下,必有妖孽。

我的理解是,掌權者製造了一個畸型的世代,其他人就得扭曲自己,來「適應」這個世界;或者有心力的,嘗試來改變這個世界。是以,妖孽不一定是從魔鬼而來的,也可以是冒進的革命者。

這個背景之下,他們的存在方式,在我看來,就似乎很明顯了。

想到現在的香港,我總是想起兩句和動物有關的西諺: white elephant in the room 和 Bull in the ceramic shop。

有一隻象在房間,但因為某些人的方便和利益緣故,象即使阻礙其他人,但卻永遠在房間裏面,不會有人去趕走。香港大笨象是甚麼,上文已述,不再詳述。

而如果一隻雄牛走進瓷器店,結果不言而喻。問題是:面對一隻大白象,還有甚麼動物我可以動用呢?難道等鬥獸棋的鼠成精變……人?

三、

這涉及一個問題:protest voting是否可行?意思是,在我們的制度下,不設「none of the above」這個選項,我們只能選偏鋒,或投廢票空白票。

廢票空白票的意義,可以一讀薩拉馬戈的小說《SEEING》。(舊COMMENT1,2)。簡單點說,廢票不說明甚麼,只是讓其他人去按自己的意願去解釋,所以,結果可能是是讓人隨意解釋。你的意見,是沒法有效表達的。

如果不論廢票,protest voting的問題是,我們應否只為反對某些人,而投票選他的對手,而無論自己是否同意對手的立場?

假設這位對手真的會讓世界變好,那很好,沒有問題。

假設這位對手沒有讓世界變好,就要評估一下,你面前那些是甚麼人。毒蘋果和壞蘋果之間,你選了壞蘋果,理由是毒蘋果會死人。但如果你一早就知道那是一個壞蘋果,你總不會期望它會給你甚麼養份。

所以,如果你決定用這個方法去決定你的投票意向,我的第一個警告是,請你也調低對這個人的工作表現。因為,你不是因為他做得好而選他,而是因為他做得沒那麼壞而選他。只要他沒有侵害你的核心利益,你也不可以說他做得不好。

然而,更重要的是,在這隻大象的阻礙下,一個議員,是沒有辦法侵害你的核心利益的,他只能是一個有地位的傳聲筒。你想誰會為你說話?

四、

John宅本來只有一個人去投票的。但經過一次選舉論壇之後。一個中文老師發現六個候選名單,只有兩張名單可以好好運用三十秒的介紹時間和總結時間,沒有超時,於是,我們將會自行配票,來給這兩個沒有看輕一分鐘的陶同學和胡同學。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3 responses to “怎樣用選票對付一隻大笨象”

  1. Kursk says :

    陶同學和胡同學只有一個有可能升班,建議兩位班主任集中選擇其中一人。

  2. Frostig says :

    @Kursk@hystericireul – 陶同學差一點點就「意外」升班了!我個人偏愛陶……  (尤其記得他如何「面對」安琪小姐……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