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下)

當然,我也明白,你們氣憤,是因為你們不忿他們黨同伐異。你們不提你們的主席先強調不會配票,也許我應先當是她的個人意見吧。

首先,我們得問,你們的政綱有甚麼相同之處?當每一個黨都主動放棄政治議題的時候, 一般選民其實不容易看到民建聯、民主黨和你們之間,有甚麼重大的分別。問題是,你們在選民的心目中,是以政治議題劃分立場的:否則泛民之名何來?因此,如果在政治問題上出現爭駁,你們可以問的是,如果他們佔了「道德高地」,你們難到就沒有立錐之處?無論在哪一個傳媒,你們的黨友看著同一條問題,可以有同一個無奈的表情和答案,我想問,你們所堅持的道得立場又在哪裏呢?

還有,其實我要讀的,是「你的政綱」,還是「你們黨的政綱」?你們覺得社民連對你們不公平,用你們黨友的行為來攻擊你們。如果你們明白消費熱情的意義,那麼,你至少應該明白品牌效應在政治上的應用。Sennett說品牌是將消費熱情激化的重要方式。於是,無論你們黨友的好壞,都對你們產生協同效應。按道理,我可能會同意你們的說法,但問題是,你要向三百萬人解釋你們「公民黨」這個品牌是如何地不同。一般政黨其實也不過是在使用這種品牌效應來推廣自己。好端端我為甚麼要投李慧琼?因為是和曾鈺成一樣是民建聯。按奧坎的剃刀(occum’s razar),當選民可以用一般最簡單的方法理解政黨時,為甚麼他們要理解你們的「獨特性」?如果你的「獨特性」是成立的,上屆何偉途和民主黨可真要「嗚嗚」了,程介南和民建聯也只得「哇哇」了。如果加入了政黨之後,黨員的政治行為有時可以歸於政黨,有時又不可以歸於政黨,那麼,我能不能說,我其實不知道毛孟靜和張超雄有沒有政綱,因為我不知他們甚麼時候會同意政綱哪些部份,也看不到他們自己出版個人的政綱?

由於泛民沒有配票,於是,你們期望所有泛民的候選人可以好好合作,至少不要互相攻擊。問題是,如果你還記得自己是在進行選舉工程的時候,那麼,我得告訴你,當你是不為名不為利地去選的時候,有人是真的在乎他們是否真的選上。而如果你們明白Sennett的「鍍金」的意義時,你會發覺,本質而言,所有政黨的政綱,99.99999%是相同的,為甚麼到這個時候還在報紙上寫著讓人看了氣悶的言詞呢?如果你們如你們在選舉所說的踏實,有自己的政策思考,我是不是該看到你們對這陣子的民生和施政報告的詳細意見呢?如果沒有,那麼,我只能說,你們要的是俠義精神,既不是民主,也不是政治。

不要只顧一兩個字的得失,我有另一個朋友,連考五次普通話語委試肥佬,仍然努力以赴,不怨天,不尤人,常常問他教普通話的同事,然後,再考他的第六七八次。作為老師,我得提醒毛小姐,題目很少會翻炒的。

JohnCoal

廣告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2 responses to “信(下)”

  1. henry_hk007 says :

    “一般選民其實不容看到民建聯"不容易?

  2. johncoal says :

    @henry_hk007 – 謝謝你。已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