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教育政策是一件麻煩事。因為牽連太廣。

本來,政策研究可以是一件容易的事。只需要找到社會最需要的項目,然後擴而充之即可。若決策者有自己的意識型態或價值觀的話,其實制訂政策有理可依,則更不難猜度。政策好壞的判斷,也只須依靠決策者自己的標準也就可以了。

以香港的自由港政策為例。香港沒有天然資源,最需要的,就是一套可供金融或貿易暢通的政策。自由港政策,是香港資本主義的產物之餘,也滿足了這個社會最基本的需要。資本主義量度政策的方法,也就是觀察政策能不能提升經濟實力。觀乎今時今日的香港,自由港政策,的確為香港帶來基本的動力。

但不是每一種政策也是這樣簡單。教育政策就是其一。

一、一般市民問政,求的只是切身的利益和需求。在雜複的社會裏,各人的利益和需求不同,於是就有不同的政策要求。教育政策明顯的關乎切身利益。大家庭固然為子女教育作大量投資,小市民視之為翻身機會,商界賴以製造人才,教育政策更宜接影響整體社會的文化水平。各式各樣的社會需求,還未將學生、老師、工友和其他相關行業的利等等卻只能有一套政策將之收納,那麼,教育政策又豈是一套如自由港政策般,切合各方的基本利益。

二、但更要命的是,教育政策看上去易懂。在香港,誰沒有受過教育?一方面,市民對教育略有認識,它多多少少也是市民生活經驗的一部份。也因此,所有市民也認為教育既貼身,而效果明顯(那個家長沒有討論過那間學校辦得好不好?送不送子女到外地讀書?)和其他政策不同,教育政策比自由港政策更需要解釋。至少,不是每個人也明白自由經濟的理論。

三、教育政策的第三個特點是,雖然效果明顯,卻難以量度。是學生的學業成績?還是公民的文化水平?是整體社會的競爭力?還是愛國心?

四、意識型態以外的限制。意識型態可以讓事情變得簡單,但教育卻牽上了道德的光環,或者包袱。以教育市場化為例。如果成績就是基本指標,圖利也沒有問題,補習社在香港是不應該存有任何爭議,而教師在街頭派升學傳單也不應該是奇聞。偏偏我們的社會仍然會認為教育有一些基本的限制,因此,分析教育政策是不可能用最基本的投入-輸出的分析來完成的。

(一)

廣告

標籤:,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3 responses to “”

  1. Frostig says :

    Why has my comment been deleted (/disappeared)??? 

  2. Kursk says :

    no… I had not done that…….

  3. johncoal says :

    Sorry I replied you with Kursk’s accou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