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V(2)

一、

憑直覺,你喜歡這兩幅畫嗎?

這個月,這個人有十三幅作品拍賣,包括上面兩幅,共賣了不多不少的九萬五千鎊。

二、

這些畫在大概一百年前左右畫成的。那是1907到09年左右。那時候,這個人去到當時歐洲最富有的城市維也納學畫。

可惜這個人出生於1889年,太遲了。那一年,梵高完成了那幅不朽的《星夜》(Starry night over the Rhone)。對比起來,這個人畫風,停留了在《星夜》之前那種還是偏向寫實的畫風。即使是那幅貓的草圖,你也看不到當時歐洲人,因為《星夜》之類的畫而趨之若鶩的班爛色彩。他謹慎,技巧也不能說是劣拙。

如果,梵高那年沒有畫那幅畫。這個人,也許會真的成為一個畫家。

如果,他成為了畫家,就不會去德國當兵。不去當兵,他就不會有感動要去救德國。不去救德國就不會搞叛亂。不會搞叛亂,就不會下獄。不下獄,就不會去當小特務,加入社會工人黨做間諜。當不成小間諜,就不會反過來做這個黨的領袖。

這個黨,又叫納粹黨。這個人,叫希特拉。所以,如果他是一個畫家,就沒有這麼多的歷史了。

三、

不過,怎能這樣說呢?

可能他當成畫家,最後也會捲入戰火裏,走到德國去。

就算他當了兵,他可能在戰爭中死去。他真的在前線打過仗。在一次戰役裏,同一個部隊250人只有42人生還,沒有他的份兒。只要某個法國士兵或者英國士兵瞄得準一點,故事就會完了。

如果,沒有這樣的如果,那不是主觀意志決定的。

四、

所以,不如說,如果,梵高那年沒有畫那幅畫吧。

不過,又怎能這樣說呢?

還有其他藝術大師會發出展這套講色彩表達,講畫面不講寫實的畫風吧。梵高不去畫,還有塞尚、高更,甚至是馬蒂斯。只要還有藝術家,在創作時願意作出突破,歐洲的畫家就有人覺得流行多年的寫實畫風沉悶而要求變。只要有那一個歷史背景,某些趨勢是不可以避免的。

一個人的一幅作品,怎能為歷史潮流定論呢?

五、

對。歷史裏沒有「如果」。一個人的「如果」是講不過去的,在一個潮流裏,「如果」也講不過去。

所以,別再說「如果」二十年前怎樣,中國就不會怎樣。有些事情,不是領䄂的主觀意志決定;也有些事情,只要民情積累到某一點,也是要發生的。發生了的,就是發生了。

本質而言,希特拉的那幾幅畫,實在不怎麼樣。而本質而言,那天那廣場和那些事,還是存在過的。

所以,我也不會去辯,中國的發展,如果不那樣會怎樣。再說,一國的興亡,又豈是哪單單一件事可以決定?像《WHAT IF 史上20件事的另一個可能》的虛構歷史書,會說服你歷史的發展可以是怎樣的脆弱。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4 responses to “VIIV(2)”

  1. relgitsjg says :

    十卜你 VIIV 系列

  2. Frostig says :

    Good! 
    Btw, I really like the picture on the RHS (the houses)…… 

  3. Frostig says :

    Such a great approach to respond to the ‘If, if, if…’ sayings……   

  4. fongyun says :

    講下「如果」冇所謂,不過唔好當自己諗果套係老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