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紀念死者的訃聞

伍晃榮過後,到林尚義。我輩看足球長大的人,都會若有所失。

他們對電視台業績沒有明顯貢獻,卻在觀眾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不少同文也寫過,每次看電視講到這些人物,彷如流水賬,這個人做過甚麼,那一年有甚麼成就。

於是,我想起伍家謙在他的網誌寫起他的師傅伍晃榮。平時生活如何如何,比起他做過甚麼,對我輩懷念的人來說,更是重要。不引了:

http://hk.myblog.yahoo.com/vinceng88/article?mid=666

我又想到《禮儀師》。寫訃聞,大概只要還原他的平時的樣子,也就夠了。

但不知怎的,這種數成就的做法,看起來,就像為死者放一串煙花,但那個應該宛在的音容,卻在花火散後,不留痕跡。

原來在這個商業社會,寫一篇紀念死者的訃聞是一件難事。

廣告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