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V(4):客觀的歷史?

下星期,我的學校邀請了謝志峰講他的六四經驗。到時,我一定會問他:你覺得他口中的那位「呂先生」到底知不知道你的經歷?

謝先生當年在廣場直擊報導。之前的會面,同事問他,據說當時他是全港最後離開的記者。他說只不過是拿著當年還是在測試階段的衛星電話,冒著要賠的風險,保在自己身邊,才做到這個報導。翻查紀錄,他說當年在廣場中間還有一個記者叫蔡淑芳,她才是最後一個離開廣場的香港記者。我聽不清楚名字是不是這樣寫,但近日見到一個BLOG (http://sfchoi8964.wordpress.com/),是這個姓名的記者的紀錄,非常詳細。

YOUTUBE上有人抽水,剪了謝先生當年半篇的報導,說證明了記者沒有見到死傷者。在這段片,謝志峰說,臨離開人民英雄紀念碑前時,見到幾百人在廣場,所以,放片的人說,這證明了別人說有上千人死亡肯定是錯的。

像他這樣當年在北京採訪過的人,和那個當年才七歲的人,他們是不是就有這個分別?事實上,按背景而言,如果你又聽過之前三師會的話,你會明白我當年根本不比這位「先生」沒知道更多的消息。他說他讀歷史,所以要求大家嚴格看待歷史證據,要用學術的眼光看,將資料攤開,讓學術界討論。

學術嘛:歷史課的第一課,都教學生怎樣分辨和看待歷史資料。甚麼是第一手資料,甚麼是第二手資料,大家都應該記得了。我不明白何漢權為甚麼不會這樣問那位「先生」:現在有人可以用親身口述,這算是有權威性的第一身資料吧。一個不夠?讀讀記協出版的書吧,他們都是記者。

「先生」不斷想說,主持人和其他講者都不夠客觀。可是遇著謝志峰,這真是有歷史哲學意味的諷刺。當我們不斷「科學」地追求客觀性的時候,到底耳聞目睹的事能否當作歷史證據居然是一個論題。如果是這樣,要不是有結婚證書,我想,夫人和我大可跟人說,其實我們還是單身。(前陣子我們才問起,其實我們將它放到哪裏去了?)無論當日身有要務的KURSKTOMMY怎麼說,這件婚事也大可算是不存在。

(TBC)

廣告

標籤:,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6 responses to “VIIV(4):客觀的歷史?”

  1. fongyun says :

    >無論當日身有要務的KURSK和TOMMY怎麼說,這件婚事也大可算是不存在。有些人就是想這樣。當然不是指結婚不認,而是歷史可以隨他亂說。

  2. tommyjonk says :

    當日?哪一日?有要務?有什麼要務?TOMMY?誰是TOMMY?婚事?誰結了婚??存在?我存在過嗎???

  3. smileooooooo says :

    看了那集城市論壇,覺得何漢權還算是有良心的,不過頭腦混亂常發謬論而已。

  4. Frostig says :

    對啊!  「人證」不算!找不到結婚證書嗎?!你們兩個就不是夫妻了,哈哈。  Wahahahaha!  

  5. na_fan says :

    只想好奇到底你私下有沒有問他?一小時真的是太短,我寧願多聽幾個小時六四,都不想聽金融海嘯……(恕我直言)

  6. johncoal says :

    @na_fan – 冇機會,我之前要趕課,之後人家要趕著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