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

一、

星期四晚,天后地鐵站,人山人海擁向維園。警方為了避免人潮擁上電梯會生意外,關掉了往上行的電梯。一個母親站在人群中,向孩子說:應該是警方不想人們到公園去。

同晚,往維園的路上。仍然是人山人海。一家人手牽著手,孩子在中間,父親和母親在人群人慢慢走。孩子說,好熱,可不可以叫前面的人走快一點,好讓我坐下。母親說:你看看,你身邊每一個香港人都這樣有耐性,你也是香港人啊。

也是同一個晚上,又是天后地鐵站。這次是一個家庭幾個人。兩個小孩子問:媽,你今晚來,是不是因為曾先生的那一句話?媽媽回答:你爸爸要來,我也跟著來罷。

還未說到那些根本不會在當晚現身的,或者來不及現身的家庭。我們這個城市的下幾個十年,就在這些小片段中誕生。今年場面畫面震撼我們的心靈。來到了,我貪心一點,希望我們都學到了。

二、

孩子們從父母身上學到的,大部份都會被他們視為傳統。誰會覺得自己的父母是個叛逆的人?

可是,孩子一邊長大,總會有反叛的時候,他們抗拒傳統。

我想像,如果一個孩子,每年父母都帶他去六四燭光晚會,於他而言,傳統是甚麼?

他在這個後九七的教育下成長。獨立思考懂一點,批判思考有一些,卻開始少了一些史實的灌輸。他回憶自己除了清明重陽之外,還有一天會穿起黑色的衣服。他或者有一刻會問,這些都是必要的嗎?

於是,他用起他自己的思考方法。他真的去問他的父母,這些到底是甚麼。於是,父母很語重心長,或者很激動地告訴他當年的回憶。可是,他記得老師告訴過他,思考不可以感性,父母這些表現,正是違反了理性思考的原則。既然要多角度思考,我們就不能只聽父母。

他開始去上網找資料。可是,他卻找到太多的資訊。大部份和他父母所說的符合,但有些卻在在指出,他父母的錯誤。我們應該公平地討論,容許相反意見存在,並對主流的說法質疑;國家經濟不斷發展,中國國勢不斷強大,為甚麼還在這件事上執著?當年不如此作,就沒有今日的發展。也許學生背後有人指使,才有這樣的結果,既然如此複雜,不要輕信目前的資料。

他更想,自問自己和身邊的同學去選,也不會這樣的激進。你看,只有香港人集會才會這樣的和平,你看看現在大陸的暴民,鬧起事來可不是香港人可以想像的。

所以,他還是覺得:下年,我還是不跟父母出去好了。

後來,他在某報的小記者小評論員計劃裏面發表過自己的看法。想不到,後來有人邀請他組織議政團體,他是如此地認真的人,結果,他居然當了主席。

想想而已。如有雷同,實屬異常不幸。寫到這裏,我想,我明天起要再重新看看,我的課堂,怎樣才不會出這些客觀理性敢作敢為的同學來?

(參考:劉銳紹,淡化六四的十大謬誤,《信報財經月刊》,2009年6月)

廣告

標籤:,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