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時代

后評論,「被」時代:逃不出的荒謬

在方大和euyak的xanga裏找到這個連結。讀一讀,突然眼前一亮,之後卻眼前一黑。

裏頭對「被」時代的定義很難明白,但一讀例子,立刻明瞭。

「被捐款」:汶川大地震之後,企業紛紛承諾捐款,一些原本捐的也捐了;
「被失踪」:不同類型的異見人士被官方說成「失踪」之後卻被揭發是被拘捕了;
「被自願」:學校要求收「教師節慰問費」,家長被告知「要退錢就退人(學)」,記者訪問有關當局,得悉家長「自願」交費。
「被就業」:高校和教育當局希望提升學生的就業率,在學生不知情的情況下,做出了學生受僱的合約;
「被自殺」:這個比較容易理解,大量「神秘」死亡事件,在官方報告中被指為「自殺」;
「被開心」:政府在幾個城市的巴士站,設立調查點,機器上有兩個按鈕「笑臉」「哭臉」;
「被小康」:上級政府做隨機電話調查,下級政府事先發放標準答案,要回答「人均收入多於8500元」;
「被代表」:大量不標準的調查報告,說「九成網友怎樣怎樣看…」

這些事例的末後,有這麼的一段結語:

“被××”的,总是弱势的一方。他们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甚至连定义权也只能任由掌握权力的另一方拿去。于是,心智正常的被说成精神病,被强迫的被说成自
愿……只有网民所加的一个“被”字,可以还给弱者一点点公道,道破他们在强权面前的委屈与无奈。可以想象,如果权力继续不受监督、横行无忌,如果公器异化
成打压弱者的利器,那么还将会冒出更多的“被”字词,来为这个时代命名。

讓我眼前一亮的,是內地人愈來愈明白自己的處境;可是讓我眼前一黑的,是我竟然在香港找到相應的例子,當然,黑心點說,我們還算是手段高明一點。

例如:

皇后廣場兩周年 秋後算帳突然來
15%強姦案網友所為 整體罪案微升 警日日上網打擊援交
校本自願驗毒 不會檢控學生
李少光:根本就是網上賣淫

高明的地方在,我們的政府懂得佔據道德高地,提出似乎能夠解決問題的方案;懂得運用程序,所有事情都是合符程序的。然而,問題的癥結,永遠被擱置在路旁。

另一個「高明」的地方在,我們的學者也在運用他們的發聲權利,來「說明」他們的看法。今天無線新聞訪問了理大的鍾先生,問中五畢業生就業前景。他的答案可是駭人聽聞,誰發現是日的這段youtube可堪作教材(大意節錄):

「… 未來兩個月的失業率會提升… (無線自己的稿說惡化)… 若果找不到工作他們會出現雙失的情況…  會有壓力…  就會出現酗酒、濫藥等問題…  如果有經濟壓力的話… 會有援交的情況…」

於是,當世界可以這麼容易就被簡化並聯系起來的時候,你發現「被」世代裏面,誰最弱小?

廣告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4 responses to “「被」時代”

  1. Kursk says :

    如果我係家長,我一定唔會簽同意書。那是「體內樣本」化驗,在香港法例中是用在懷疑刑事罪犯身上的。有沒有吸毒,是我和兒女之間的事,我決不會讓他受刑事罪疑犯的對待。如果我簽了,我以後怎樣和我的兒女相處?那根本就是大逃殺和死亡預告的香港版。

  2. euyak says :

    你講起用喺香港,我諗到嘅係「被襲警」、「被保育」…

  3. Frostig says :

    @Kursk – Yes. @euyak – Exactly! 

  4. Kursk says :

    @euyak – 仲有「被活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