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ubjective thought

<!–
@page { margin: 2cm }
P { margin-bottom: 0.21cm }
–>

零、

從讀大學的那個年代起,我記得,傳媒開始說這一代的大學生不及下一代的大學生。我不明白,為甚麼要說一蟹不如一蟹?我真的不及上一代的學生嗎?


後,從那時起,每隔幾個月,我就發現,傳媒就會拿學生來說事兒。起初,是大學生畢業時說自己找工作比以前難,人工越來越低;後來,我自己當教師之後,連老
師也被指責為枉為人師;再到現在,整個教育制度好像也是岌岌可危。但無論如何,到最後,我們還是說,下一代永遠追不上上一代。

我以為這是一小撮人的偏見。但近來在某個公開的討論會裏,與會者也應該有一定的思辯水平,聽得其中一個貌近五十的台下人說,香港下一代的競爭力比上一代弱,見於中港之間的學生水平參差。台上講者也是差不多年紀,答曰:對呀,還用討論的嗎?

(我心下第一個反應是,先生,你好彩,你廿歲的時候中國的人才都在那歷史的玩笑裏掙扎,氣還沒喘定,沒有空來跟你「競爭」。)

為甚麼我們的社會認為「一蟹不如一蟹」是不用討論的常識?這問題的重要性在:這一代人會老,下一代人總會冒起。那是時間、生命的定律。如果下一代質素不及上一代,上一代的將來同樣灰暗。

那麼,為甚麼上一代要咀咒下一代?

一、

新世紀之初,一個國家的崩潰。失業率突破15%,一千萬人失業,八十萬學生杯葛校園制度,青少年犯罪問題增加。成年人失去信心,因懼怕青少年,於是通過了一條法案:《新世紀教育改革法案》(簡稱「BR法」)。

—《大逃殺》電影版片頭字幕

二、

《大逃殺》讓人想起的是血腥。當年看著一個個和自己一般年紀的人死亡的畫面,看得想嘔。而如果閣下的理解停在這裏,也許,這正是《大逃殺》思維最表面的證狀。

《大逃殺》思維最外層的是對現象的表面理解。既然青少年犯罪問題增加,我們要對付的,自然是青少年。《大逃殺》這部電影血腥,所以,不應該上演。

這種理解和恐懼是往往是合理而合情的。在種種的人權裏頭,免於恐懼的自由,在心理層面上,應該是排最高的。罪犯要被隔離,孌童者的名字要被公佈,我們總要找出問題的所在,免得我們的安全被威脅。

因此,任何行動讓我們可以保護自己、保護下一代、保家衛國都值得支持的;任何威脅個體或群體的行動同樣值得支持。

三、

如果,人只需要討論「保護」的問題,而不需要討論其他,那麼,以下這句話就不會引起任何的爭議:

「學生受緊中學教育嘅時候,唔需要計較佢哋嘅私隱。」

…….

(TBC)

廣告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2 responses to “a subjective thought”

  1. j_of_devil says :

    想問下第三點保護既係咩先 ~_~原來大逃殺講的是因為希望擺脫恐懼和不安感而被操控廝殺 , 互相廝殺嗎 ?真深奧呀 … 連道德也捨棄的境地可是 … 其實我們在恐懼什麼 ?那些穿斗篷飄來飄去的東西嗎 ?還是冷不防在背後被人一刀捅穿腸臟 ?還是 … 其實我們的恐懼都只是腦部自行發出的生理訊號 ,通知我們 : 快跑 !  …

  2. C3I says :

    記得中學時期,我們討論了「代溝」和「學生素質極端化」這兩個話題,再看過上文,觸發了我以下的愚想﹕1.爸爸面對資訊科技是自發,而兒子面對資訊科技是學校教育。主動與被動之間,心理素質的不同,影響兩者的態度。2.大人越是保護越是局限,會避免很多的小問題;但是能夠走出框架的人,其能力也必然大。這類人走到高點,也越容易控制低等級,因為盤石穩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