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不仁

More about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一、

在別人的post裏這樣留言:

也在讀《大江大海》。很不巧的,是前兩天起我將這本書當作睡前閱讀,昨晚讀到講聯中聯大的部份,終於弄得自己輾轉反側。我覺得讀到這裏,那種沉重不像張純如面對人類邪惡的沉重,倒像是讀著「天地不仁,以百姓為芻狗」的那一種沉重。

二、

張純如寫完南京之後,準備再寫在美國惡名昭彰的巴丹死亡行。那又是二戰期間的慘事。日本佔領菲律賓,美國守軍投降,78000降兵連走至少六天,到一百公里外的集中營。除了首一兩天有少量飲食外,日本人沒有提供糧水,也禁止當地人送上飲食,天氣差,行軍急,病死,落後被殺者無數。據說只有約五萬多人能到達集中營,然後在集中營中裏又有上萬人死亡。

在搜集資料期間,張純如患上抑鬱症,及後自殺。

那都是人所犯下的罪。怎樣去理解身邊活著的人可以有這麼的一個經歷?或者怎樣去理解人與人之間可以這樣「相處」?這種沉重,是照鏡子發覺自己面目可憎的沉重。

三、

《南京大屠殺》讀下去無論有多悲苦,「冤有頭、債有主」,你總知道如果你看不開,還可以找個人發洩也好,請他們道歉也好。可是,《大江大海》給人的是「天地不仁,以百姓為芻狗」的沉重,你到何處請求公義?

母親走難尋夫,看見別人的孩子被擠死,於是將孩子留給鄉下的親友照顧,想將來總有機會回來。豈知這一別,四十年才重逢。

兄弟也是逃難,一個向南走,一個向北走;一個跑到台灣,苦學成功,當了教授;一個被軍閥抓去當兵,被俘就投到另一個軍閥,又被俘了就投入解放軍,最後還是被趕回鄉去當農民弟。

老師帶著學生,從北到南逃跑,火車沒坐位,孩子要爬上車頂縛著自己避免掉下來。可是,每個站,每次過隧道,總是少了幾個孩子。

國民黨士兵跟著走到台灣,之前已經打了好幾年的扙,戰時沒有物資支援,踩著的也是自己織的破草鞋。到了台灣,得到的卻是嘲諷。

在當時的台灣人看,這豈不是歷史的嘲諷?當年的老人家都高興,覺得趕走日本人了,國家光復了;年輕人都垂頭喪氣,覺得日本人被趕走了,好像淪陷了。然而他們都遇上一個反高潮:怎麼這些來接管台灣的中國軍隊,都是「叫化子」的樣子?怎樣原本在戰時也能夠運作的港口,在「國家」的接管之後倒是變得混賬?

推開鏡頭,或者那只是失敗者看的一九四九。但在海的另一邊,那些「勝利者」又笑得了幾年?

誰是失敗者?誰是勝利者?誰都不是甚麼。

這就是大江大海,有無數的水點和砂石,在潮流裏被沖啊沖啊。吊詭的是,沒有它們,沒有潮,沒有流,沒有山河。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4 responses to “天地不仁”

  1. paulymh says :

    這就是後現代:在如此血腥和充滿邪惡的戰爭下,人類發現他們以前所信的價值並不是理所當然的,它們只不過是自己的信念,而不是普遍真理,例子:互相尊重、承認生存權…..我們不再懂得甚麼價值才是正確的,甚至是否有一個稱為"正確"、"真理"的價值存在。

  2. Sandrashek says :

            峰峦如聚,  波涛如怒,   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西都,意踟蹰,  伤心秦汉经行处,  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3. Frostig says :

    很恐怖啊-人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