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謬論

快餐店裏,收銀機前,排著隊買早餐。拿了單,再排過,還是三幾十人在前頭。

見鬼。我拿起報紙讀著,那是一篇劉山青的訪問。他曾經風頭一時,因為幫助民運人士家屬在內地坐了十年牢。九十年代初回到香港,又過了十幾年,幾近銷聲匿跡。

他說四十年前,他有一個不太熟的同學,成績可以,跟老師關係很好,名字叫梁振英。他們以為他可以升讀大學,結果入大學的是劉,而梁只能到理工讀測量。

他又說,這又如何,要是梁入大學做工程師、醫生,他就走不上建築地產的黃金年代。記者要他和他比較,劉只能笑作回應。

剛讀完,「先生,份早餐齊啦。」他半世人,我一份早餐。

我注意起時間起來,因為突然發現自己又「向前踏了一步」:第一次出席一個親戚的婚禮,而主角是比自己年輕的。

對對對,這是小事。早幾天聽偶像練乙錚先生講起自己一天的生活。早上十時起床,就坐在電腦前找資料想題材,有需要的話之後就到科大的圖書館找書;兩時左右回到報館,一坐下就想想讀讀,和同事友好談談;晚上七八時開始寫四小時左右。然後反覆校對,可能要四、五次,共兩小時。沒有甚麼問題的話,放下稿件回家。若果有問題,才會邊回家邊校對,回到家才再通知報館更動內容。此時,大概一兩點。他笑著說,一回家幾乎就立刻打橫。

早上十時到凌晨兩時,至少十六小時。他說,公司原本限寫千六字,最後總是二千幾字,再刪刪減減才夠數。

慚愧。我這樣寫呀寫呀,已經五幾六百字,按比例,至少該用八小時,但我卻只打了三十分鐘字。

時間嘛。我找到當年少年輕狂的筆跡:

 

《河畔的詩篇》

針一滴一搭

鼓聲停了又起

紅燈閃過又綠

氣一呼一吸

孩子吱吱明天的玩意

父親喳喳昨天的新聞

冰塊哼了一聲

咖啡喝剩一口

花瓣會落下

河水會流走

別過頭我不再見你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5 responses to “時間謬論”

  1. wkalfredchan says :

    I love your poem. It’s great!

  2. clevergeniustaurus says :

    其實當時我想問:不是太枯燥了嗎?

  3. Frostig says :

    It is really a difficult job, just writing…… 

  4. Frostig says :

    ‘Time’ is different in meaning as well as in magnitude for everybody……   

  5. smileooooooo says :

    我也要封他做偶像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