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國際歌(2)

一、(舊文重貼)

公元前331年10月1日,亞歷山大大帝擊敗大流士三世,成為波斯霸主。

1529年10月1日,馬丁路德與慈運理會面,兩個改革宗的神學家討論基督教聖餐的意義。馬丁路德認為祝聖後餅和酒就成為了基督的血和身體,慈運理覺得無論如何那都只是象徵。

1839年10月1日,英國政府決定派海軍前往中國,懲罰她對英國大使的不禮貌。三年後,鴉片戰爭爆發,成為中國被割據的開始。

1867年10月1日,馬克思將《資本論》出版。

1908年10月1日,亨利福特發售第一部以工廠形式生產的汽車,825美元一部。工業時代進入新一頁,汽車也正式進入人類生活一部份,污染來源又多一個。

1918年10月1日,有阿拉伯的羅倫斯(Lawrence of Arabia)之稱的英國軍人T.E. Lawrence佔領了土耳其的大馬士革。中東的阿拉伯人脫離了土耳其人的統治,開始步上獨立之路,也是日後獨立浪潮的其中一個序幕。

1935年10月1日,Sound of Music的女主角Julia Andrews出生。

1936年10月1日,佛朗哥正式成為西班牙國民政府領袖。兩年後,他擊倒了共和政府,統一西班牙,並開始獨裁統治,直至1975年逝世為止。他至 少為全球球迷做了一件好事,就是明刀明槍地將大量政府資源,包括錢和軍隊,都投向一間他所愛的球會,為這間球會立下基礎。這間球會叫皇家馬德里。

1938年10月1日,德國軍隊開入捷克,第二次世界大戰一觸即發。

1946年10月1日,紐倫堡的軍事法庭宣判,戈林、赫斯等納粹罪犯被判死刑。人類開始反省戰爭的道德責任。

1958年10月1日,美國太空總署成立,人類的太空探索進入新一頁。

1962年10月1日,密西西比大學附近發生暴動,原因是她接受第一個黑人大學生James Meredith,進一步啟動了全球對種族平等的思考。

1965年10月1日,印尼將軍蘇哈托成功鎮壓共產黨事件。截止今天,中國和印尼仍然為中國的共產黨與當時的印尼共產黨之間有沒有聯繫爭論。除了令日後蘇哈托成為軍事強人舖路,也開啟了印尼排華浪潮。

1988年10月1日,戈爾巴喬夫取代葛羅米柯,成為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雖然權力一早已落入戈爾巴喬夫手上,但這樣進一步容讓他在日後推動民主化,從而使蘇聯瓦解及冷戰結束。

二、

《國際歌》給我的感受從來比《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來得強烈。或許殖民地去政治化的教育成功了一半,讓我這個香港人對國家功能性的理解多於情感性的理解;對看歷史多過看政治。愛空談而不尚實際。

又也許,因為相信基督,所以相信在上頭,永遠有一個主宰扶起和推倒政權。所以,在祂的角度看,甚麼也有開始 — 自然也有終結。

人卑微而偉大,大江大海,點滴積累而成。《國際歌》的歌詞是首詩,寫於巴黎公社的時代。其時天下大亂,但工人卻要面對剛嘗到經濟發展甜頭的資本家的剝削。社會主義在馬克思寫下《資本論》之前早已在各地風行。在法國,國家由大革命到拿破崙到復辟到拿破崙三世中興又被打敗,政治大起大落,草根階層在每次變更都成為推起這些浪頭的水點,卻生活從沒有得到甚麼改變。普法戰爭之時,拿破崙三世被俘,普魯士軍隊卻要繼續進攻,必須將佔領巴黎,以確定自己在歐洲的霸權。

巴黎市民向來和其他地方不同,沒有自己的市議會。巴黎草根市民乾看盡這個世界之都的繁華,在經濟、政治上同樣是貧民。他們組織衛隊保衛巴黎,在普魯士軍隊徹出後實行自治,是為巴黎公社時期。

所以他們的這首詩第二段就是這樣: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創造人類的幸福,
全靠我們自己!
我們要奪回勞動果實,
讓思想衝破牢籠!
快把那爐火燒得通紅,
趁熱打鐵才會成功!

三、

當然,各國強權是不能讓這種草根力量這樣活下去。最後,新德國釋放法軍士兵,壯大保守法國政權。這種近乎玩笑的做法,讓這個浪漫而鬆散的巴黎公社在短短的兩個月後倒台。新政府在君主立憲制和共和制的支持者的妥協下,組成了當時近百年的最長壽的政府,結束法國當年的亂局。

文革讓中國人不再相信甚麼,大家果然也只相信自己,比資本主義還資本主義。經濟高速發展也是真的,幸好表面還是強國,但我們將負不起日本現在所承受的長年經濟停滯。六十周年,讓《國際歌》不是讓人心激動的催命符。

原文的第六段這樣唱:

是誰創造了人類世界?
是我們勞動羣眾!
一切歸勞動者所有,
哪能容得寄生蟲?!

沒有翻出來的原文:

第三段
壓迫的國家、空洞的法律,
苛捐雜稅榨窮苦;
富人無務獨逍遙。
窮人的權利只是空話,
受夠了護佑下的沉淪。
平等需要新的法律,
沒有無義務的權利,
平等!也沒有無權利的義務!
(重複副歌)

第四段
礦井和鐵路的帝王,
在神壇上奇醜無比。
他們除了勞動,
還搶奪過什麼呢?
在他們的保險箱里,
勞動的創造一無所有!
從剝削者的手裡,
他們只是討回血債。
(重複副歌)

第五段
國王用煙霧來迷惑我們,
我們要聯合向暴君開戰。
讓戰士們在軍隊里罷工,
停止鎮壓,離開暴力機器。
如果他們堅持護衛敵人,
讓我們英勇犧牲;
他們將會知道我們的子彈,
會射向我們自己的將軍。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我們的國際歌(2)”

  1. bigbrother1984 says :

    我第一次听是六岁,当时就很有feel,听出耳油 (我成绩不差,从小一到中七都做唔成prefect,没机会发泄权力欲,有点原因的)现在琢磨,这歌词,尤其原版歌词,每个字都是真理。雄壮的旋律,令每个有血性有良知的人动容。哪里有压迫有不公,哪里就有国际歌。这无疑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一首歌曲。由于这首歌实在太不和谐,太反叛(所有其他所谓流行乐反叛偶像通通收的皮),太具有煽动性(事实上,没有其他任何作品能取代它),中国共产党本来也唱,由于今天共产党早就彻底变质,越唱越不对头。群体事件中的下岗工人,被欺压的农民百姓就昨天唱,中国共产党怕自己的命被革掉,2003年曾庆红李长春等大员就下了批条子:不准唱国际歌!(也算是黑色幽默的一种)毕竟这旋律太有魔力。任何被压迫,一无所有的人一旦听着唱着这首歌,就不怕死,揭竿起义了!"讓思想衝破牢籠!我們的子彈,會射向我們自己的將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