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尊嚴去了哪裏?

在上星期開始著筆寫關於政改方案時,我掙扎了好幾回。民主和直接選舉的價值,已經一再討論得即使今天,建制派議員已不敢公然說普選無意義。功能組別長遠而言必須取締,除了自由黨之外,這種說法誰也不會公然反對。然而,政黨之間現在的辯論,到底是為了甚麼?

如果,二零一七年雙普選的可行性是一種共識,那麼,這陣子的辯論,我們可以同情地理解為在這個框架下的討論。

可是,當下香港的兩類主流政黨,在現時的方案下,只期望各取所需。依靠功能組別進入立法會的看見功能界別即使最開放,也只走到董事票時,自然見獵心喜。至 於其他地區工作做得較長時間的大小各黨,無論是民建聯民主黨還是民協,他們在區議會組別裏總會獲得更大的政治能量時,自然樂觀其成。

於是,我們不難發現,現在還望負隅頑抗的,就只剩下泛民裏的新興勢力。這當然不是說他們得不著甚麼好處才會繼續下抗爭,而實際的觀察是,他們有的是後發和 落後優勢,在道德戰場上沒有包袱。相反,其他政黨已花了大量的心力在地區戰線上,他們自然不會輕言放棄落實這個新遊戲規則。

寫到這裏,觀乎政黨的行為模式,我們亦不能嘆一句,功能組別這個大尾巴,只會長期的維持下去,而二零二零的立法會選舉不會有普選的原因,最大的可能性將不會是中央不容許,而是這些掌控了對上溝通渠道的政經人物的阻撓。

更嚴重的問題是,當政府在各大傳媒吹風,會見不同政黨之時,市民應已經察覺到,各大政黨即使反對,或者提出反建議時,已不再討論功能組別本質上的落後,甚 麼也不再看清楚,區議會的本質到底時甚麼,反而只是在反覆提出怎樣才能有效利用這個新的組別,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這個現象最讓人感到可悲的是,由市民 所選出來的代議士已沒有為市民提出任何其他可行的方案,這表現了市民除了早已被政商集團唾棄,更被政黨摒除出政治考慮以外。如此,誰人來尊重一般市民?

區議會如果可以是一個功能組別,唯一的理由是他們自命是地區政治的專業人士。可是,他們忘記了,他們也是由一人一票選出來的,他們夠膽就去說市民沒有足夠 的能力,去選擇一個有能力的人!(也許我們也真的沒有選擇的能力,選了他們出來!)他們也必須提醒自己,他們的出現,本來就是為了代表選民發聲,而不是單 純討論自己的政治利益。如果他們不懂的這樣做,反而讓民怨侷促在市民之間,結果就是與政府一起防民之口。民怨和傳媒合起來的威力,他們並非未曾體驗,再 者,傳統傳媒也不能再領導民意,新媒體無論多沒有組織,要讓一個議員出醜,易如反掌。君不見某位新進議員當選受訪失言後,近乎絕跡?

政改討論到了這個局面,我們不能期望一般市民還有甚麼討論。當方案愈說愈複雜之時,正是政治人與不肖學人一樣,將套語術語一一拋出,以期收到專業之效,嚇走一般群眾。可否讓市民有尊嚴地參與政改討論?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4 responses to “我的尊嚴去了哪裏?”

  1. Kursk says :

    john sir,區議會功能組別,咪就係當你地全部人都係蛇宴fans囉。立法會的職能和區議會不同,選民投票選區議員的時候,關心的是屋企的水喉有沒有漏水、樓下的交通燈停幾多秒。他們要的是一個長駐當區,隨時候命的保長,其選舉結果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當背後的政黨是否有財力長期聘用大班職員出動解決地區問題。而其選舉過程中,99.99%時間是不會討論層次更高的全港性政治經濟事務,而選民也不會預期區議員有這方面的視野和能力。如果由區議員間選立法會議員的話,選民根本不能就全港性事務的政綱來決定立法會議員的人選,結果就是有錢攪蛇宴、有錢請幹事跟進個案、有錢派月餅的政黨玩晒,入局替市民議決全港性事務。

  2. clevergeniustaurus says :

    問題是大眾有迷思,「區議會」的選民基礎夠大,所以夠民主。

  3. Frostig says :

    @Kursk@clevergeniustaurus – Totally agreed!  Furthermore, even when we REALLY also consider the candidates’ backgrounds and political beliefs, there are conflicts bewteen different districts, thus difference DCs and thus when legislative councillors are to be elected amongst dictrict councillors, it is unfair to those under represented districts, AND the considerations in voting would become difficult!   

  4. Frostig says :

    @clevergeniustaurus – On second thought, this ‘myth’ is partially correct, at least the number of voters is thousands times of the 800 ‘electors’ of CE……  H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