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他們喚醒了這頭巨獅(

國企一方面吃下外資,另一方吸納政府救市的資金,反而在2009的復甦中成長。先吃掉的倒不是其他國家的企業,反而是自家的民營企業(私營企業?)。

《南風窗》的評論認為,民企在救市政策下,其實是受到國策和國企的夾擊。首先,民企多是對外貿易,因此,比佔據大部份基礎行業的國企先是更需要救助。救市策略之一,是寬鬆貸款政策。正如上面說過,政策基本向國企傾斜,因此,民企得到的貸款反而比國企少。不少民企2009年被迫賣盤,國企佔的市場份額更多。

國企對民企的侵蝕,除了在資金層面之外,更是在其他政策層面。《南》舉的例子是煤業,始前,私人資金被招來協助發展。但在發展得快的2009年,山西政府宣佈,小型煤礦必須提產才能繼續營運,否則要被大型煤礦收購。而大型煤礦,當然是國營的。而補償額則只計算煤礦存量及當初煤炭資源的購入價計算。讀過地理科的同學都知道,這類型工業的資金投入其高,因此,大部份私營煤礦都得不償失。

結果,只要不是官員或其親屬,誰也不能脫擺脫權力和貪婪的操控。

如果從回想過去多次的礦難,《南》沒有說明的,其實是私營企業家的辛酸。我們可以說他們貪婪,導致工人沒有足夠的安全措施和在壓力下工作。但在這個貪婪背後,我們亦不難理解他們賺快錢的心態:反正到最後也是被國企吃掉,在被吃之前,倒要在牙縫中找出自己的一份才逃。

《南》用了一個有趣的例子來說明現今民營的心態:可口可樂收購匯源果汁失敗一事。如果從這個角度看,這其實和中國異見人士打洋狀沒有分別。那麼,誰才是最貪婪?而這種貪婪會讓我們有甚麼展望?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