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爪下的抗爭

寫這一段的時候,還未到11日。我不知道元旦遊行多少人,也不知道會不會出了狀況。我只期望,我們永遠回不到《十月圍城》的香港。

《十月圍城》正著讀,是革命熱情是可以怎樣燒出去。搞革命的只需要幾個頭腦,只要他們人格稍為顯露著一絲的高尚,其他苦命的人就會跟上去。

不過,這部電影在國內上映也絕不奇怪。因為你還可以反著讀:它近乎過份暴力的鏡頭恰好也說明,革命會流血,會死人,絕對不是請客吃飯。艱苦奮進好十幾年,略有小成的你,預備好犧牲了沒?

也別說革命了,讓我們在香港的人只說點叫社會運動的東西。我們從來不激進,多幾個人在示威遊行也慘叫動亂,擲條蕉也可堪與法國大革命和黃巢相比。我心想,kursk兄也可以做駱賓王了。

2010會少一點「動亂」嗎?肯定不會。讀歷史的同學都會記得現代革命浪潮之前,多數會有改革派和革命派之爭。我們多多少少也嗅到這種味道。《南風窗》也好,鳳凰台的評論員也好,多會叫人用「規則和信任化解官民衝突」。

這恐怕是在官方視角去了解問題。無論香港和內地,其實都已經走到一個困局,就是過去規範底下公民和政府的溝通已經失效,政府在公眾面前顯露出利益掠奪和權力行使的慾望,公民也顯示了不屈從的決心。更讓公民心淡的是,這些行之有效的渠道是被公然推翻。由上訪到上訪局到上訪賓館的恐怖,由示威到不斷擴張再到怯於強權的警力,公民要重拾「規則」和「信任」,那麼,誰又應該顯示出自己的誠意呢?而他(們)有跡象去展示他們的善意嗎?

從事勢而言,「動亂」難以避免的,但人呢?

八十後的朋友們闖關,引來新的話題,也讓人更了解香港政府和公務員如何被烚上心口也不回應的古怪行徑。這當然比不上《十》的革命行為,但也算得上是游擊成功,偷襲得手。我有興趣知的是,他們有沒有想過自己真的會被關入牢去。

在我們擔心他們激情多於理性之時,蘋果的報導將那個被拿的16歲學生當成主角,加上那個在內地支援劉曉波的香港學生放在一起,將他們放到英雄的位置。這將激情的元素放得更大。

不過,他們的激情是有呼應的。在國內,同樣因簽署《零八憲章》而要求投案的人大有人在。BTW, 你以為《阿凡達》大數純是因為3D嗎?

這種要變革的情感,是有回應的,而觀乎事勢,也是合理的。本來,誰不想平凡而快樂地活?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4 responses to “2010,爪下的抗爭”

  1. Kursk says :

    「多幾個人在示威遊行也慘叫動亂,擲條蕉也可堪與法國大革命和黃巢相比。我心想,kursk兄也可以做駱賓王了。」過獎了...

  2. euyak says :

    上面呢句都係一月一前寫?

  3. johncoal says :

    @euyak – 係。估唔到…… (btw, 駱賓王出名寫檄文啫… 冇真係訓身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