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港口的故事

前言:

停一停,休息一下,人家越迫你,你就要越從容嘛。聽聽歌,聽聽故事。


4:30後的是《鹿港小鎮》﹐之前的是《光陰的故事》,也不錯。

一、

翻聽了羅大佑二十八年前(!)的《之乎者也》大碟。裏面有歌《鹿港小鎮》:

聽說他們挖走了家鄉的紅磚砌上了水泥牆

家鄉的人們得到他們想要的

卻又失去他們擁有的

門上的一塊斑駁的木板刻著這麼幾句話

子子孫孫永寶用 世世代代傳香火

啊──鹿港的小鎮

啊。鹿港。鹿港原本是個商港,曾是台灣的大城。維基百科有這麼一段記錄:

因港口的泥沙淤積、縱貫線鐵路未經過,此後鹿港迅速没落。人民出外謀生,人稱鹿僑。但沒落反而意外保留更多古老建築,舊城區也比日後一再進行都市改正的台南市或台北市完整。

然民間常有日治時期地方士紳反對鐵路經過導致沒落之說,甚至被官方認定。但亦有反對觀點認為日治初期進行高壓統治,人民不可能反抗。其次,據台灣總督府編纂之《台灣鐵道史》中,縱貫線在台中以南原訂經過南投街(今南投市),但考量彰化平原物產豐富,鐵路遂西移經過彰化街(今彰化市),未有經過鹿港之規畫。另外,現今彰化車站在計畫興建時,曾一度暫訂站名為鹿港街。

當然,彰化也沒有成為一個繁盛的城市。福兮?禍兮?這是歷史的玩笑?還是盛衰根本就是一個規律?

二、

我又想起另外一個港口,以弗所,位處土耳其,羅馬時代的大港口。古代七大奇迹之一也在這裏(拜Artemis的神廟,Artemis即月亮和狩獵女神,也即是Diana)。

又如何?這個「港口」現在離海岸五公里,原因是淤泥填滿了海港。海港失去它的地位之後,居民搬到山上,海邊原本是用來展示財富的廟最終被毁,居民拆掉它,又用餘下的石材來建造新的房屋,大理石像被磨成粉,用來做石灰粉來為牆批灰。

據說珠江水流越來越不穩定,宣明會研究員在《信報》評論說三月左右我們將有水危機。我在想,如果水流少了,水流就會慢了,水流慢,沙泥就會淤塞……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