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路的浪漫

臨出門之前看到AronaldXanga,望見書架上余光中的《記憶像鐵軌一樣長》,隨手拿了上巴士看。

余先生中學時代正值抗戰。他們這一代看見火車圖畫,思緒會隨之神馳方外。但他們更多的記憶,是來自他們逃避戰爭的記憶。無論是乘火車的,或是沿著鐵路走的,鐵路都指引著他們的方向。

他們在車廂裏,還可以吃東西。當然,那時一程火車花半天還算快。我小時候,往廣州的直通車上也是有餐卡。余先生跟著家人,四九年之後去到台灣,在縱貫線的車上,吃著月台上小販賣的食物,吃出來的,原來是「一股甜津津的鄉情,以及那許多年來,唉,從年輕時起,在這條線上進站、出站、過站、初旅、重游、揮別、重重疊疊的回憶。

的確,火車車廂看出來的,應該是眾生之相。飛機永遠屬於上流社會,至少聽到有內地航空公司居然想搞企位,或者在機上聽到吵鬧的聲音時,我們還是會覺得有點古怪。They do not belong there.

且莫論郵輪如何淪落成賭船。電影《鐵達尼號》讓人以為郵輪可以表達階級之別,鐵路其實更妙。讀當年推理女皇《東方快車謀殺案》,凶嫌跨階層,跨國界。鐵路比之它們,又讓人想起龐統評吳國的謀士:「陸子可謂駑馬有逸足之力,顧子可謂駑牛能負重致遠也。」 善邪?

鐵路是屬於大地的。在天上十多小時坐看浮雲,在大海之中飄浮,乘客看得到的,除了浩瀚,就是廣闊。遊學之時,曾想像若不是乘飛機呆坐十數小時,而是循歐洲之星,轉東方快車,換西伯利亞鐵路,再搭京九鐵路將是如何,森林、高山、荒原、最後才是城市,那又豈是一個「浩瀚」而已?所以,那是《銀河鐵路999》而不是《銀河郵船》也不是《銀河航空》。

補寫之時,Big brother 留下Before Sunrise一幕。也許在路上才有這樣的活動時間和空間,發生這樣浪漫的事。至於此時此地,將建的鐵路如何煞風景,倒不是今天我想說的。只是我也想起宮澤賢治的《銀河鐵路之夜》,那票叫「夢想」,終點是……

延伸閱讀:

余光中,《記憶與鐵軌一樣長》(簡體字)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2 responses to “鐵路的浪漫”

  1. bigarnex says :

    大家都發現要找D有情的元素來BALANCE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