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peaceful

早會他們唱著這首歌Make me a channel of your peace。思考又飄回去那天那門前。

「我地會一路住落去,好快樂咁生活落去,直到政府抬我地走為止。」蘋果日報,2010年1月18日。

菜園村的高春香女士這樣說。

「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 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聖經.羅馬書.12章.20 – 21節》 」

突然,我感到多一點的「以善勝惡」。「善」也好、「惡」也好,我們總以為是要做甚麼才算是善的。做甚麼是「善」事,做甚麼是「惡」事;但我開始懷疑,那是一種心態,一種想法。如果,這些村民一早不是用最原始的方法來到立法會前靜坐,而是「整色整水」拿著數的話,我想,倒是吸引不了甚麼人。很多方法本身沒甚麼「善」和「惡」的,尤其是在這個靜坐也算「搞事」,喊口號也算「激進」的年代,人的心態不同,看出來的也不同。

例如,高女士。「不遷不拆」可以是一句敲詐的話。但像之前報紙裏提到的那句話,壞點說,可以有點像黃偉文填《活得比你好》那種復仇心態:你對我狠,但我很幸福。

不,我寧願相信她說這句話時,是滿足而知足的。讓我想起患絕症的朋友的見證,儘管世途的終點比其他人都灰暗,但在悲劇結局之前,我總會快樂。

於是,我們快樂,他們激氣,可能純粹相關,不存因果。我們的快樂是我們的事,他要激動,倒是他自招,就像他們要故意留在立法會裏頭,吃過雪糕喝完酒,再要勞動警察護送,再在媒體上吐惡言一樣,反而倒過來要用「惡」的心態做事來壓倒那些只想卑微地活的「善」人。

當我的思緒想到這裏,再聽聽上面的歌聲時,我又在想甚麼呢?我這種想法,算是「善」還是「惡」?我這樣想,是在散播某種憎恨嗎?

這個世代很奇怪。當他們高舉「理性」時,就像梁文道所說,香港人其實是期望所有事情如他們所願的發生而已:遊行不吵,跟警方指示,喊喊口號,到終點散場。喊口號是激動,唱歌跳舞叫情緒化,到終點留下來集會謂之破壞秩序,因此,胡椒噴霧是示威者的活該,而不是當權者的悲哀。

在和諧的口號下,我們竟發現我們恐懼得甚至說出誠實話等於沒有愛心。這種世代,我們可以做甚麼?

好在早會沒有在這裏完結。讀經竟然看到這句:小子們哪、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約翰一書》。

大概和諧也不是在口上和舌頭上。對,再跑下去,我們可能要常常提醒自己的,也許是我們期望的「理性」和「耐性」是甚麼?我們能期望人們能克服多少自己的軟弱?我們能對這些軟弱有多少忍耐?懷著某種「善」,我又想起那天在那門前人們唱的某句歌:「難做到會更做到」。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3 responses to “Be peaceful”

  1. pineapplesam says :

    很有意思!發人深省的一篇……可以讓我在facebook轉載嗎?

  2. pineapplesam says :

    @johncoal – 轉載了。我會想,也許我們都是以自己所期望的去行,當說「理性」的人竟「不理性」的打壓異己,當堅持「公義」竟被看成做秀;回頭一想,行自己心目中的公義是一件多麼理所當然的事,根本不需證明甚麼。其實大家只是堅持著自己的信念走,能夠活出自己心目中的「善」,那就很足夠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