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義」的面紗

一、

關於怎去閱讀新聞,我要提到的是兩本啓蒙的書。嚴格來說,它們更不是教人怎去讀新聞的書,它們算不上是主流,也算不上是有關題目最好的幾本。一本叫《The Free World》,另一本叫《Unspeak》。

這兩本書我在這裏也提過好幾次。Free World其中一些章節想說的是整個西方世界怎樣被傳媒過份簡化的報導,而誤讀這個世界,從而讓資歷和閱歷算不上深的政客下錯誤的判斷。當中我最大的教訓是,概念簡化了世界,我們往往太倚重概念,而忘記世界的複雜。所以社會理論永遠出錯,因為它的基本概念裏永遠有例外。

Unspeak作為學習閱讀傳媒的入門比較合適,它的分析方法不算嚴謹,但它背後的一個假設是非常有用的,就是一個理性的政治參與者,每個遣詞用字,都有它的導向,引領讀者和對手的走向。

於是,我讀到「反高鐵」和「八十後」這些字的時候,我都不禁頭痕。「反高鐵」固然是簡化概念的代表;而「八十後」引開了對高鐵所反映的所有香港深層問題的關注,其defining power也是另一個非常重要的例子。

二、

所以,當我讀到關於「起義」這個字的評論時,我抓破頭。

每個字,包括「起義」,在歷史裏無數的使用後,它留下來的意涵都是複雜的。意涵,不是字詞的定義,而是它的文化意涵。當然,兩者是否相等,是語言哲學的問題,不贅。

現在各大評論最常提到的,其實只是「起義」的文化意涵,因為我們能夠想到的,其實都是歷史上武裝起義的事件。我們可以以為這就是「起義」的意思,但當然這也可以是一種錯覺。

例如,我們可以做一下這個實驗,試舉出一個O字頭的顏色和一種E字頭的動物,你問十個人,大概你也會得到以下的東西:

橙色的大象

問題不是我們有甚麼神通,而是我們的記憶或知識裏,符合這兩個概念,而又最容易想到的,就是這兩個例子。(如果你找到一個人說是一種近青色的鳥類,你真的很幸運。)那麼,在我們大部分人有限的史識裏,「起義」除了在武昌之外,又可以是甚麼不涉武力的起義?(又或者當你根本想不起有甚麼起義事件時,你讀到誰提到甚麼就是了。更且別說到底這個字應該譯作uprising 或是revolt。)

如此,我們實在不能怪責別人會在字眼上搞辯論,儘管那只是一個口號。而這個普遍不想此事發生的環境裏,口號和本質也混成一團了。當然,如果有人堅持只用「暴力」這文化意涵來理解這個字的話,對不起,這也只是說明他史識淺薄或不求甚解,或是堅持附和史識淺薄或不求甚解者的人。了解和同意,畢竟是兩回事。

三、

「全民起義,五區公投」早上李錦洪在港台如此稱呼,同一時間,報紙的照片上準備辭職的議員拿著字牌「選票起義」。

似乎他們堅持使用「起義」這個字。那麼,我們也可以假設,他們是故意使用這個字來導引民意。如果他們有這麼的想法,我們也不妨假設,他們有足夠的智慧,了解上面的意思,也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那麼,他們想的是甚麼?

由「五區總辭」到「五區公投」,其實已經成功地讓人開始思考「公投」的意義,反省現存制度如何窒息一般市民的意見。問題是只是「開始思考」而不是「深入了解」。

(tbc)

p.s.

由「五區總辭」到「五區公投」到「全民起義,五區公投」前後不過幾個月,媒體已經用過n種方法來描述這件事。如果按照上面將意義和意涵分開了解的分析方法,讀者不難發現,這件事經歷過多少不同的階段。如果加上「誰命名?」「誰用/不用這個名字?」這些問題的話,這會是一個很不錯的政治地圖報告。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