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冬奧到亞運(2)

三、

如果方法未必洽當,社會行動的另一個理據,即是它的意念又是否值得同情以至支持? 如果我們嘗試分析一下他們的理據,我們也不難發現某些在討論這些非LULU的過程裏面常見的反對議題,也可以應用到我們可能再辦的亞運會上。

第一類是環保議題。他們說這個冬奧會令不少動物死亡。而我相信,若計算發展土地對生態的影響時,則不是單以樹木的數目能夠估量了。這當然也聯繫到一個人類上個世紀開始已有的問題:環保重要環是經濟發展重要?這一方面是在運動會規劃過程裏可以解決的科技問題,另一方面當然可以帶到去是這些運動會是否必要。若我們用非LULU的概念套上去的話,由於公眾對這些活動也不反感,所以,這種議題也少被論及。當然,京奧也打起綠色奧運的旗號時,當局能顧及這議題固然也讓整個項目錦上添花。

第二類則是由形象工程所引發的議題。這包括保安、市容等等,因為這些項目往往要招待四方來客。在保安方面,若反對者對政策的描述是準確的話,浪流者的出現,將行乞及露宿者定罪等這些政策和京奧時對民工和無居住證者的政策相當相似。可比擬的包括廣州因亞運會所搞的交通工程。

這些政策所引發的思考是:因為這些非常活動,一般市民,尤其是低下層市民應承受/忍受多少影響,才符合他們起初公投的意願呢?一個非LULU在大原則上是受歡迎的,但當實行起來和想像是否一致則是另一個問題。這些都未必是壞事,當然也有鬧笑話的機會:上海話標音的英文。

第三類公共財政的議題。從反對活動者的角度看,公共財政是零和遊戲,當花費在這項非LULU項目時,一些常設的支出則會被削減。當然,一般的反擊理由則有幾種:一是說明項目是投資,是可以收回成本的;二是說明項目是可以創造就業的;三則是訴諸界外效益,即其好處不能單在數字上說明。有啲人兄提到加拿大人在這方面的經驗,可以在前一個POST讀到。而說到底,尤其是香港人,對這些非LULU的事情多會善頌善禱,「應該無事嘅」。

面對這些非LULU的東西,公眾多會「樂觀其成」。我們不一定要說這些東西一定是壞的東西或是一種自私自利的決定,但無論如何,對於主流觀點以外的一些憂慮和實際出現的影響,普遍也傾向麻木。我不質疑加拿大人對這些項目的財政經驗,但我懷疑普世人性能否回應這些「好事」背後的影響。

(另外,還有一類是歷史議題,一般這些項目都有其歷史意義。在溫哥華,他們說過去的奧運會和殖民主義和法西斯主義有關,而過去賽會也有些腐敗的情況。這恐怕是上綱上線的一個理由了。當然,奧運會無論過去的歷史和甚麼醜惡的東西拉上關係,在今時今日,體育活動作為一種國際交流的手段已經不能否認了。當奧運這個符號已經有不同的意義時,舊意義也不能太過追究了。)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2 responses to “由冬奧到亞運(2)”

  1. yaudiyan says :

    感謝John大大多次提到小名。我從初中開始就很關注奧運亞運等綜合運動會,算是正宗的「奧運迷」,所以對那篇文章才那麼敏感,並無故意來「柴台」之意~~關於「非Lulu」,我覺得有趣的是,現代不少城市反而視奧運會一類為「Lulu」,最經典是美國哈佛市成功取得冬奧主辦權後,因市民反對而棄辦,那是唯一一次不是因戰爭原因而棄辦的例子(後來由奧地利接辦了)。即使在奧運變得盈利的80、90年代,也經常發生申辦城市的市民大規模抗議的情況,如申辦2000年的柏林、2004年的斯德歌爾摩。去年申辦2016年奧運的東京,民眾支持率也低得可憐。今年舉行的冬奧,當年除了南韓外,還有瑞士的一個城市申辦(一時忘了哪一個),該城市的命運與溫哥華不同,由於公投否決了申奧,而決定退出申辦。其中最可惜的,大抵是1993年申辦2000年奧運的柏林市。當年柏林從一開始就是頂頭大熱,如果不是奧委會視察團抵柏林時爆發大規模的反對示威,那麼該屆奧運柏林可謂十拿九穩的,還哪到屠城才幾年的北京或遙處南半球的悉尼?當今申奧,大抵分兩種勢頭:一種是發展中國家的大城市或已發展國家的次等城市,他們的共同點是自我感覺不夠良好,希望借奧運提昇自己的知名度。這種城市申奧,一般都很願意花錢,或者政府商界總有方法找到錢。另一種是已具備足夠國際聲望的大城市,他們一般用錢用得很省,生怕多花了錢納稅人會群起反對。這種城市特別容易出現市民大規模反對的亂子。對於前者來說求之不得的「非Lulu」,在後者的眼裏差不多與「Nimby」般令市民厭惡。市民厭惡奧運的原因,最常見的還是公共財政問題,不止是運動會本身收支會否平衡,還有興建場館以後會否成為大白象、以及「將同樣的錢用來培養運動員/推廣社區體育會否更好」。奧運會的開支不管埋單是否賺錢,那金額一拿出來,幾乎能保証將所有民主地區的議會和人民嚇個半死的(除北京外,近幾屆的枱面數成本都差不多700億港元,京奧枱面數1700億港元、倫敦奧運預算約1100億港元),因此人民也自然會擔心回報風險的問題。另外,奧運臨近和舉行期間帶來的物價急升、各種擾民的臨時措施,遊客大量湧進不勝負荷等,也會令市民反對舉辦奧運。主辦城市還經常會有「奧運後遺症」,如旅客人數急降久難回復正常水平等。如果運動會期間不幸發生重大事故,更加會使城市形象蒙污。例如今日說起慕尼黑,很多人想到的不是奧運,而是奧運期間的殺害以色列運動員事件。至於說香港可能申辦亞運,我並不看好。香港的政制問題一天不解決,厭官情緒只會越演越烈,任何重大項目,都幾乎肯定會落得與高鐵同樣的下場。高鐵遇到群眾包圍立法會,尚可以躲在議事廳內通過。但申辦亞運奧運,如果發生了如此激烈的群眾抗議,就別指望其他成員國會投票給你了。(不過,如果沒有發生大型群眾事件的話,估計香港成功的機會很高,主要原因是我個人極之厭惡的霍公子現在是亞奧理事會的副會長)又補充一下,香港申辦2006年亞運時,裏面寫整個亞運的預算將會約20億元(省得要命!)。再拿幾個運動會開支比較一下:香港東亞運約3億港元、2005澳門東亞運44億港元(好一部份進了歐文龍和他同伴們的袋裏)、去年山東全運會1600億元(是的,一千六百億!)廣州亞運預算不明,官方只說建場館用80億,但民間盛傳的實際總投入金額高達2000億(將相關的公共建設如地鐵等也算進去),京奧民間謠傳實際總資金投入約3300億。目前香港申辦2019年亞運據聞設定預算為 30-60億元,我人覺得這數字還可以接受。但看到獨媒出現了那篇越俎代庖的反冬奧文章,又看到近期不時有運動員申訴某某體育總會選拔「黑箱作業」的事件,估計只要我們親愛的特區政府正式宣佈申亞,一眾已經被高鐵「燎慶」的進步青年也必定會大規模「反思」和行動了。

  2. hystericireul says :

    東亞運那三億,水分極多,可惜由於某些原因,我不方便詳談。申辦亞運我是支持的──前提是請不要再請霍大公子伸他那雙毛手來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