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砂中的教員室字

一、

「當你看到極端左派和右派的人瘋狂攻擊你時,你便知道自己走的路是正確的。」何俊仁如是說。

對比雷鼎鳴今天在《信 報》的文章,這句說話,倒是有趣。他引述學術文章,說明社會如何走向分裂。文章認為,任何中間派作任何的走向,只要其政策被證明失敗,最終都只會將社會推 向更極端。

這個論述的基礎是,每個派別都有自己一套世界觀。中間派的政策最初可能是最適切的。可是,由於失敗的緣故,文章方便思考,假設 中間派向右轉,其結果會是,原本中間路線的人被視為左派,於是唯有走向更左。同樣,右派的人會認為中間路線的失敗在於不夠右,於是走得更右。其結果是,政 治光譜變得更闊,但其銀幣的背面自然是社會分裂。

雷文將之比為今天的事,我不同意。這根本是二零零五年第一次政改失敗之後的情況。如果當 天民主黨被綑綁式投票所累,那麼,他們當時向左轉已經證明失敗。

理論說,他們的支持者向左走。我不得不同意這是現實。而民主黨自身的選擇 又的確是向右轉。我們還不能說他們所做的,和民建聯完全一樣;同時,我事實上也很難相信,所謂「和中央溝通」,可以是公開的 —  不是你不想公開,而是閉門是根本是討論條件的一部份。於是,就如我們今天所見,向左望的望得更遠,遠得好像沒有著落,向右望的好像越看越不安。從上次的失 敗起,我們已經開始陷入分裂後的世界,而今天,不過是清理一下罷了。

二、

這不代表我同意何俊仁的話和民主黨的方案。雷文 和何俊仁同樣假設了一件事:就是中間路線是對的。這正好是要警剔的。

當然,抽象地想,「中間」所帶來的語意是好的。這種修辭,從實際看, 只說明一件事:關於這個政策,實在還有其他的選擇。

「中間一定是好的」有沒有歷史根據,kursk兄舉的是建國之前選擇妥協的民主黨派, 我想起的是晚清幾次改革裏的改革派。從這個教訓看,中間派的做法和思路與其說錯,不如說他們的理念能否真正地被落實,而沒有被其他兩端的人破壞,或者在過 程中被利用。

另外,這幾天我不斷想起以前上過的馬克思哲學課。講師很喜歡說,馬克思對某些民主過程不以為然,這些過程可以和他心目中的宗 教沒有分別,同樣是建制給予民眾的鴉片,為他們從剝削而來的痛苦帶來一點幻想和止痛作用。因為民主過程承諾的是普羅大眾參與政治的權力,透過投入這些所謂 民主活動,民眾會感受到自己的權力,但到最後,這些活動根本是被操控的,結果民眾就活在一種幻象中,以為自己有權力,而對現實的不平等,他們唯有另找解 釋。那麼,如果馬克思不支持某些形式的民主:甚麼叫左?

(還有,梁耀忠既不支持民主黨的方案,又不同意社民連的激進,他豈不才是中間?)

所 以,是不是中間路線,我倒想問的是,為甚麼不是革命黨不是中間,改革派是左,保守派是右?尤其是在香港,左中右的標籤有自己的一套用法和邏輯時,說自己是 中 間,和區議會選舉時說自己是「獨立民主派」沒有分別。

三、

問誰的品格如何,和問誰的立場如何,都沒有意義。我只想問 的是這條路線有甚麼意義?會不會是像現在一樣的另一種幻象?

讓人尷尬的是,我跑到星期六預備寫這幅寫牆之時,民主黨的網頁也沒有說 明自己的方案是甚麼。左派也好,右派也好,每個人口中的「民主黨區議會方案」是甚麼倒也有點不同:有些人說「五席」(即不包括現時互選的一席),有些人說 「六席」。

但最重要的:這個三百萬選民所投的一票,到底是單議席單票?多議席單票?還是比例代表制?是一個大選區,還是五個小選區?是名 單制還是甚麼?誰可以提名誰?有沒有提名門檻?

找了很久,甚麼也看不出來。

你要我支持他們,我倒要問,我支持甚麼?

四、

最 終到了今天,政府用了一個詞語,叫「一人兩票」來命名民主黨方案的精神。

「一人兩票」的意思是,大家都可以選兩個人代表自己。好了,公平了。但問題最終留下了一 條尾巴,就是選票有多少代表性?選區劃分?提名權等等。

或者,這是支持民主黨方案的人所認為的大原則:其實一人兩票也算是平等了吧。大原 則對的話,魔鬼在細節也惡不出怎樣吧?

明白功能組別運作的人依然會繼續問下去:有些組別選民不過是百四人,相對於這五個議席,每席六十萬 選民,這算甚麼公平?

這個易答:至少這就是循序漸進。而我甚至可以想像到一個美好的藍圖,最終,我們會明確地有一種兩院制。一個以區議會 為基礎的議會,另一個以直選為基礎的議會。

「嘩,你會不會說得太誇了吧?」「不誇張,反正空想是不用細節的。」

如是者, 我們又豈不能談細節呢?況且,英文有所謂Gerrymander(這個是verb,以紀念做這件事的Mr. Gerry Mander),「以自己的利益劃分選區/訂立規則」的意思。沒有這些細節,我們又豈能了解,馬克思的憂慮是否成真?

(上)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10 responses to “風砂中的教員室字”

  1. tommyjonk says :

    好野,一人兩票後,零票當選的也變得合情合理合法了!!

  2. fongyun says :

    @tommyjonk – 合法的始終都合法,不合情理的始終都不合情理。但我認為如果所以功能組別都拿去直選,現在零票當選的組別,自然會有人出來爭。因為選民一多,要操縱都沒那麼容易。

  3. Kursk says :

    @fongyun – 最怕是最後那些提名權還是圍威喂。

  4. ricolee830104 says :

    @Kursk – 所以在政府正式公佈前我已經堅反民主黨方案到底。而家公佈後又說所有細節容後再議,氹你上賊船先(或者「高登」一點的寫法:氹你上左床做愛先,不過結唔結婚、攞唔攞酒就另行商議)。

  5. Perennial_Loser says :

    「雷文 和何俊仁同樣假設了一件事:就是中間路線是對的。這正好是要警剔的。」呢句套入香港個 case,極度盞鬼。

  6. fongyun says :

    @Kursk – 視乎哪個組別啦,那些只有一百幾十人的組別,圍威喂係預左,所以我先話就算果D議席拎出黎直選,都唔怕市民睇唔落到功能組別有幾醜陋。但一些較大的「小圈子」,總有些人對現任議員不滿的。只是現在知道小圈子敵不過所以不出頭,到幾百萬人直選的時候,他們就有動機出來挑戰了。

  7. Frostig says :

    @Perennial_Loser – 極度盞鬼?哈哈,冇錯!二其實不管在身麼地方,根本就是極左或者極右都有人相信是「對」的,才會有這些人出現!「對」與「錯」,怎麼說呢?又有誰說的才算呢?!    

  8. Perennial_Loser says :

    @Frostig – 甚或咁講:唔好話去到極右或極左咁得人驚;世事常變,各有問題,要對症下藥就難免有用偏之時。「左」同「右」,響唔同社會同時空,都會有啱嘅時候。攬住「中間」當神主牌嘅人,又有幾可會對應局勢,反思一下「中間」係咪萬靈丹?

  9. bigbrother1984 says :

    區議員由300萬選民直選,從好的一方面來說,也算是功能組別的“質變”了。 反正大部分直選議員都是區議員出來的。預計這五席肯定走五人名單的比例代表制。理想的話民主黨/公民黨可以五取四。 最重要就是這激勵了泛民的區議員第二第三梯隊。立法會的分組點票才是魔鬼。

  10. Frostig says :

    @bigbrother1984 – 分組點票才是魔鬼<-當然!分組點票何只是魔鬼,而且也是毒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