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們的來世

一、

toy story 和 shrek 都值得欣賞的,就是這些對核心主題的不斷追問。shrek是一個男人的成長故事,tommy兄說過了,不贅。Toy Story 說的是舊物的存在價值。讓我們回回帶,想一想以前的toy story講的是甚麼?

第一集,胡廸和巴斯爭寵,結局說明新的和舊的是可以走一起,成為好朋友;第二集,胡廸被收藏家「帶走」,去日本展覽,但他的朋友救他回安仔的家。

胡廸和所有消費品一樣,他們都有一種宿命的危機,那就是被丟棄。巴斯給胡廸的挑戰是「新」的玩具的挑戰。你「技不如人」於是你會被淘汰。這一集有一個wishful thinking,就是友情萬歲,我們的念舊和回憶終於可以save the day;新舊交融可以開一條新路。

第二集挑戰這種wishful thinking。對,你可以珍而重之地將回憶收起,但問題是這些舊物會被掃進入博物館,還是仍然尊重它們的存在。胡廸的決定是,我是玩具,和小朋友一起生活;我不是一件展覽品。尊重一件舊物的方法是讓它繼續serve its purpose。但胡廸沒有察覺的是,安仔還是一個小孩子。

到了第三集。安仔終於長大了。玩具們終於要面對他們的最終宿命,他們真正的落伍了,巴斯的死光對安仔來說比不上螢幕光點拼出來的世界,安仔即使喜歡他們,也沒有空間去容納他們了。

二、

[內有劇情]

第一場的熱鬧戲將第一集的精神放了出來,眾玩具合作為安仔帶來歡笑;可是第二場戲就交代那是一個錄影片段,並將第二集的問題放出來重新問一次,安仔畢竟是一個有良心的主人,他沒有將他們丟棄。他的選擇是將之束之高閣。這其實是重覆第二集的答案。安仔不打算丟棄他們,卻不再玩他們了。對玩具來說,那是另一種打擊。

於是,這個故事才可以發展下去。我覺得這幾乎是探究老人問題:如果時代巨輪真的要輾過來,這班玩具真的不再有「時代意義」,怎辦?

托兒所為他們提供了一個答案。大熊公仔勞蘇說他們的存在永遠有價值,因為永遠會有新的孩子。他們永遠是新的,因為孩子們即使長大,也有新的一批孩子。

胡廸不同意。他很清楚自己的存在價值是和主人之間的關係。他當然講不出原因,但玩具們的下場卻給了一個好的答案。

玩具們的下場原來就是「不由自主」。好命的如barbie有ken照顧,有技能的如巴斯會相中,可是剩下的玩具們呢?

原來社會裏永遠有人被left behind。舊事舊物不一定會有它們被人以為值得保留的特質。一個觀眾在這一刻,不得不同情薯蛋頭夫婦,暴龍,豬仔錢箱,彈弓狗和那三隻三眼外星人。又或者這樣說。舊事舊物能不能存在,端的視乎他們活在一個怎樣的世代。托兒所裏年紀較長的孩子們懂得玩玩具,年紀小一點的,卻亳不懂珍惜。

單純地為「生存」而努力的下場就是這樣。它們的存在取決於別人的想法,不斷地要求被珍惜和被肯定。它們從頭到尾就是一件玩具,單單地為了被「玩」才存在,不被珍惜不被重視。

於是,當觀眾看著它們慢慢跌下去焚化爐時,它們坦然地執著生死之交的手時,怎麼不能不感動?胡廸和觀眾一樣,已經不當他們是一件普通的玩具,是活生生的朋友。胡廸講的,就是這種情誼和關係。他明白他要冒風險,他要信任安仔,沒錯終究一天這個關係會終結,那是任何一方真正的不能履行他們互相依靠的承諾的時候。或者,是當這個終結是有價值的,正如和眾兄弟跌下焚化爐終究也是一種幸福。而這個價值,不是別個玩具,別個主人說了算,胡廸拼的,就是這口有尊嚴的氣。

三、

無論是環保,集體回憶,人口老化,社區重建,大浪西灣,廣州話,菜園,在這集的toy story 3裏,都有他們的身影。誰是大熊勞蘇?誰是胡廸?誰是其它小玩具?

小女孩Bonnie和安仔一起玩玩具的一幕,是我最感動的一幕。安仔不是教她玩,而是和她一起玩。於是,安仔其實也去得坦然。骨子裏,Toy Story的調子,頗灰。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玩具們的來世”

  1. Frostig says :

    Yes, I wept so crazily!!!  My tears kept flowing……  really beyond control……  Love your analyses about ‘Toys Story III’ (I did not particularly like I, and have thus forgone II)!  It was a very touching movie, which gave people a very good chance to reflect on values of eVeRYTHING, including ourselves!  Yes, including we people!  Well, I felt like you were describing us: ‘單純地為「生存」而努力的下場就是這樣。它們的存在取決於別人的想法,不斷地要求被珍惜和被肯定。它們從頭到尾就是一件玩具,單單地為了被「玩」才存在,不被珍惜不被重視。’……  The current ‘education’ machinery is just under this ‘logic’, this system……  We have no intrinsic values, but the qualifications defines us, and that’s why those who used to be ‘respectful’ are no longer ‘able to follow the trend’!  My question is, why the problems and changes of the society has to be borne by us?!  WE should be the one who run the society, but now the society runs us, and the rich and powerful people rules the society!  We are just slaves, not any better than toy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