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ue in the dark 黑暗中對話

一、

我沒有想過,一進去就是一片漆黑。導賞員問,誰覺得害怕?

我從小就覺得害怕。各種殘疾,最害怕的就是失明。但當夫人先一步答話,我只有將話收回來。

不是沒有搞過或者參加過關於失明的活動。一般的做法,都是將眼蓋起來,一片又一片的加厚,保證甚麼也看不到。但你始終會感到,有甚麼事,掀開眼罩,那個你熟悉的世界就會回到你身邊。

一進去場館就是一片漆黑。所以,第一個感覺就是,絕望。

二、

靠的,就是手杖,身旁的人與牆身和欄杆。

我聽得不好。導賞員D的指示已經很清晰,在告訴我們要到下一個地方時,總會站到目的地,一邊講我們要走的方向,一邊敲敲牆或是地板。可是,那是前面多遠,我好像總是聽錯。一段時候,我走在隊伍的前方,可是我總好像帶錯方向。

於是,唯有讓夫人先走。但我又發現,她走得很快。扶著欄杆,她信心滿滿的向前,好像無障礙一樣。平日走路她常投訴我會踢到她的足踝,但這次,整整一小時我連踢她的機會也沒有。

反而,找她的手臂機會比較多。

三、

沒有視覺,怎樣記住世界?這是以前唸大學時常常想不通的事。那時讀過關於記憶的的實驗,都是在耳聰目明的人身上進行的。

但似乎,視覺真的壟斷了我們很多的感覺經驗。現在,只憑我摸過的東西,我猜我大致也能將展館裏一個街市的場景講出來。甚麼在前面,後面。我會先想起自己的身體,再想想東西是在我哪一個方向。

又比如,他們說恐怖片裏其實有大量加入低音音效,造成震動的效果。平時聽不出,這次連身子也感受到。

日本劍客漫畫裏的甚麼「用身體感覺一下」,似乎真的不是甚麼神話,只是我們甚麼也看。不同的人,也有他們不同的精彩。

四、

城市充滿常規,對殘疾人士來說應該是較易適應了。但有時古怪失常的:單單是攔杆高了低了,也真讓我打了個突。

但在這個連一般人找個合理的公共空間也非常艱難的地方,我又在奢求甚麼了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Dialogue in the dark 黑暗中對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