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報公司與教育大報

作為用家和資訊科技崇拜者,我無法不偏心那間服務剪報公司。當聽到他們被指濫收費的新聞,實在不是味兒。

雖則互聯網的搜尋器已經非常完善,但有些報章的文字始終無法找到。一來網上報紙開始收費,而對搜尋器開放的內容也越來越少。剪報公司從各大報章買下版權之後,其中一個業務,就是向學校和學生收費,讓教育界也能夠接觸到各大報章的內容。

他們的收費,主要立在他們向報章所買下的版權,和他們的搜尋工具。對我輩教師來說,其中一個莫大的好處是,讓學生非常容易明白傳媒的光譜。只要按下「報章頭條」的按鈕,學生自然看到各大報的頭條,從而比較到其用字之別。以前要做用樣的東西,單是買報紙已經異常頭痛。當然,其用途之多視乎閣下的創意。 在project當道的年代發生這宗爭執,是不逢時之極。

現在報章只報導剪報公司濫收費用之餘,卻不說明整個背景,似乎並不公平。因為整件事,並不是剪報公司和學生學校之間的問題,更大的,其實是教育這個市場。 準確點說,這是一個教育界資訊搜尋的市場,而要找的資訊,不是最update的東西,而是最合學生閱讀的現在和背景資料。各大主攻教育市場的報章(下稱教育大報),利用自己的資料庫,為老師在update的新聞裏,提供更多的背景資料。

當然是這本來是一個負責任的傳媒做報導時應做的。問題是長期沒有這份責任感之後,突然重新要做,教育大報自然覺得自己付出多了。但他們最終卻發現,他們的「努力」並沒有回報,因為他們的文章,全部在剪報公司找到了,落得為人作嫁衣裳的感覺。 於是,剪報公司的用家當然會發現,有一兩份報紙的評論文章是不會在「今日評論文章」的版面裏出現的。舊日的同事search「的」字,好不容易才在該報的所有文章裏找到這兩三篇的評論。

這些教育大報再推出更多的網上資源,並設立收費部份,務求將這些珍貴的資源獨立出來,並按通識教育課程指引的單元,將文章分類。然而他們也不過是將剪報公司發展的搜尋方法再做一次,相比之下,他們的一家之言,自然不及一個海量資料庫所納的百川。

引爆點我相信是這個學年剪報公司推出的新服務,明正言順的將服務包裝成通識網。當然報導指公司同時對服務條件提出更高的限制是事實。然而,新的服務讓貯存和分享文章更容易,對老師和學生而言,至少在分發閱讀材料,貯存學習資訊方面,自然更具吸引力。

上文只嘗試從市場角度看問題。加價到最後合不合理,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那是到底剪報公司和各大報之間的版權定價有沒有提升?教育大報若引述投訴說剪報公司無理加價,他們也許同時有責任說明,到底他們的協議如何。教育大報掌握著資訊的供應,開放多少,用甚麼定價開放,他們才是掌握著學生接觸資訊的權利。

除了剪報服務,同學們只要想想你哪裏要付費,哪裏也會有相類的爭議。都是因教育之名。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