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講理想是錯的?

那篇講老師的短篇小說,似乎很受歡迎;也似乎使得幾個認真想過當老師的學生們有點猶豫。她們都是認真的人,讓我覺得總要寫點東西,不在解惑,旨在分享。

拿教師這一個行業來說「理想」這回事很合適。因為即使你不懷有甚麼理想入這一行,你也得跟你的學生說到這個遠大的詞兒。教育在香港,想給學生的是一個樂觀的,會進步的未來。還記得當年跟前上司「討論」過應否在討論廉署的成立與警隊曾經的腐敗。

我們的理想觀的確來自教育,卻是時代所形成的教育。我們過去長於一個進步的年代,無論香港、中國還是世界,我們總是相信世界不斷進步。今日當我們翻開任何歷史書,都會說到中國從改革開放以來的進步,香港如何變身再變身,世界如何在冷戰中找到和平。甚至香港也在九七後幾乎想說真的有五十年不變,即使是金融海嘯,香港仍然是法治和言論自由的地方嘛。意外地長的進步時間,讓我們習慣了樂觀。所以,我們這一代教學生,積極面對將來,永遠抱滿希望。我們見證過這些時代,「理想」是經驗的結果。

可是,世界自從千禧年後,對我們不甚憐惜,開始出錯。恐怖主義和世界勢力版圖的改變,戮破了和平的美夢。香港人開始自覺活在張牙舞爪的政經霸權下。經濟壓力阻止樂觀情緒的膨漲,還來不及相信死亡,我們先相信失敗。在失敗的風險濃罩下,我們才會發現,競爭這個神話是真實的。以往只講競爭會帶來進步,卻不會說競爭不保證每個人都獲勝。

於是,我們將MARKING SCHEME從如何進步變成如何避免失敗,而最合符經濟原則的避險原則就是跟隨大勢,人云亦云。講理想變成一件奢侈品,像是生存以外的一個OPTION。(搞掂自己先啦….)尤其是,當「理想」的定義異常偏狹的時候;尤其是,達到「理想」的條件越來越缺乏的時候。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實現理想,但我們能接受這種「常態」嗎?

普遍我們不接受這個「常態」。社會當然仍愛講理想,因為就像我們大部份同學都讀過的MASLOW所講的「自我實現」,那是尊重之上。這個世代要人獨立生存,才會讓人尊重,獨立之中的獨立。

所以,我們面對一個矛盾:一方面社會的錯迫我們覺得學習不要進取,但另一方面活在「理想」線之下不去進取卻被人看不起。

理想在這個年代,可以是一個完美的陷阱。一方面帶領人走向光明,一方面帶著人走入幻像。這讓我想起剛看完小說版《告白》,也是講教師的。《告白》給我的聯想是:那個叫「自我實現」的概念,到底是「自私」「自我膨漲」的代名詞,還是讓每個人幸福的字?(上)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為甚麼講理想是錯的?”

  1. Frostig says :

    沈思中。 很有啓發性的文字,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