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的傲慢與偏見

前篇

三、

如果師資大家也沒大差別,資源運用也相同,名校最大的優勢,其實是傳統和收生的質素。

在 和KURSK兄的討論裏面,我唯一同意的,是傳統名校唯一一種不是其他學校(即使是成績多好)所能取代的,是一種歷史營造出的氛圍。

傳統就是,上一代動不動就告訴你和那些 歷史名人在同一個地方唸書。那種感受不是容易解釋的。同樣,這些學校從殖民地時代及中國的大時代承繼了這種自由的學風,教師自己若沒經歷過,實在難以營造出來,而其他地方也不一定承接得來。例如,現在每間學校都有設立不同的社。但這些傳統名校的舊生,會像HARRY POTTER一樣,告訴孩子,以他們屬同一個社為榮。(你亞爸我當年… KAY [HOUSE])同時,除了那幾所傳統名校之外,有沒有學校會當其他學校是假想敵「要在各方面擊敗」(某男校人語)對手?這種近乎牛橋之間的競爭,也是 承傳而來。如此,直資與否,沒有關係;關係是在於一種無法企及的歷史和榮譽。

可惜的是,在考試主導,衡功量值,數字化管理,教育市場化的氣氛下,這種好處是存在卻不被重視。當以成績為主打的新校冒起時,這些學生以外的人,難以理解這種競爭和自信其實比事業前途更能推動他們上進。

唯 一有類似氣氛的,就是有同樣的收生質素的學校。這種榮譽感和自信心,是可以在其他地方換取的。有很多學校嘗試在其他方面建立歸屬感。名校學生的推動力,與 其來自其他人,不如說是另一種的朋輩壓力。當教科書努力指出朋輩壓力會讓人行差踏錯之時,卻忘記了讀書氣氛也是同一回事。當你的比較底線是高的時候,你也 慢不下來。這種氣氛並不是「名校」做就,卻是學生之間製造的,而他們自己能否複製這種感覺,則又要回歸那個自由自主的傳統。

這種傳統的自由學風及榮譽建基於信任:學生與師長之間,家長與師長之間的信任。師兄們傳說前朝老師如何用拋擲的方法定功課級別,各項外HEA內醒的好事醜事像鬼故一樣存而不論,不會被質疑,也不會被視為「褻瀆教育精神」。老師無論如何都仍安坐廟堂,所恃的,是這種信任,也是學生回歸自己質素,只看前人指路,絕無要人代步的機會。

現代社會不存在這種信任。當家長帶著律師到學校問為甚麼要這樣責罰學生時,校園和學生的獨立和責任感就消失了。學生的自主性被市場化和家長自己拿走。傳統名校,不再是同一回事。

其他傳統名校有沒有這個問題,直資名校由於非富則貴,肯定有。而如果傳統是它們唯一的賣點,我想說,算了吧。

四、

傳統直資名校的收生方式,我得承認,是正如KURSK兄所說,是破壞了一些人進入這個人脈網絡的機會。我要懷疑的,卻是這種近乎築起圍牆的收生方式。不過,我想說,就是你入了這個圈子,不論貧富,你也有風險。

風險一,你孩子入了這個富貴子弟學校,發覺他是窮人,雖然你住的已經是自置物業,不過只得500呎。

風險二,你孩子是個富家子,他身邊的都是富家子,他以為這個世界都是富家子,結果你覺得這個世界冇窮人。

你笑?別笑。正如TOMMY兄之前提過,不少入到大學,互問出身之時,有人提自己會考15分,沒有同學相信。我們得明白,即使是香港成年人,其思維和視野被環境限制到一個甚麼地步。香港教育的自身問題是,我們從來對OUT SYLLABUS的東西愛理不理。而擴而充之,不難明白為甚麼會有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階級。當一間學校為了確保自己的收生質素和財務負擔少,而代價是製造出這一層的社會問題時,這種收生方式仍是值得指責的。而家長不理好壞,仍然將孩子送進去,那麼,他們要受氣也是自己要來的。

問題不在直資,而是在訂出這種收生方式的人。直資制度給予他們自由,他們卻濫用了自己的自由。他們仍可加入派位制度,他們不加入。他們可以用任何方式收生,卻置起重重關卡(我剛翻完一份某中學40幾頁的PROSPECTUS!當年放洋的那本也沒這般厚!)而現在直資制度出問題,不在直資制度本身,而在那有權有勢有財有龐大的辦公室、人手和權力卻……不用的那些人身上。

後記:
對於整個議題,寫著寫著,還是有很多東西想說。例如,如果傳統名校不值一哂,那麼,還有甚麼選擇?又例如,KURSK兄常常問,今時今日,教育(包括縮班)仍否擁有社會流動性,低下階層如何向上爬,那又是另外幾幅字牆了。一邊寫,一邊越想越多。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3 responses to “傳統的傲慢與偏見”

  1. yaubrandon says :

    你確定用拋擲的方法定功課級別是前朝的事?XD

  2. Frostig says :

    I have ALWAYS stressed the ‘input-output’ relations……  In fact, the students in the famous schools are NOT necessarily better (even in terms of academic results).  The worst problem is, the DSSs are using the money of ALL of us to subsidise their OWN PART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