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的嬉戲

一、

在FACEBOOK的朋友SEND來這份台灣某大學的失物認領網頁。有人丟失了筆記本,圖書館管理員在物品簡述裏這樣說:

「筆 記本之所以遺失,我們可以推論:筆記本在第一時間沒有達成告知的義務,是筆記本在技術層面上的失誤。一個好的筆記本除了可豐富的內頁可以供抄寫,並且應附 有路徑跟隨;以及傳送定點的功能。我深信它將帶與我們更美好的未來,當然在這之前,還是請將施主把筆記本先行領回。」

我留評語再SHARE開去。「唔認領都想去睇下」。

我的學生平時都小心眼,但失物一樣堆積如山。如果一本筆記本也可以變成這樣,榮獲我校失物第一位的冷外套可以怎樣?

「簡單奢華的色調搭配,襯托出胸前系所的標誌,至於是哪一系所,就請失主來鑑定了,畢竟失物招領不負責打廣告(於圖書館二樓拾獲)。」

怎樣描述一件物件也可以這樣,我倒想認識這個真的懂得生活的管理員。生活苦悶,東西好像每天都如是。但怎樣將同一件事,用更大或更小的範圍將它說得精采,倒是另一件事件。快樂可以簡單,但也是學問。

二、

別看輕這種短文,你懂得欣賞這個,你就明白藝術的意義是甚麼。

時間推前很多年前,在大學參與夏令營,主題是視覺藝術。導師第一個晚上叫我們設計一個藝展。當時的營地設計簡單得一件裝飾也沒有。他的意思是, 隨手拿來一件東西,當它是藝術品一樣,給他一個介紹。

同學C拿起一卷普通不過的膠紙,在咭紙上寫:「這是虛無主義的中心的零」。於是一張椅子成為「結構主義的產物」,一張白紙也有名堂。

當然,這是杜象給馬桶簽名成為藝術品的故智,也是BANKSY的這個遊戲:

誰決定甚麼是藝術品?是因為它有甚麼來由,有甚麼理論,甚麼意念才算是一件事?那麼當年我們當年就將一卷膠紙名垂千古了,而大學裏頭的那些失物,無端端也成為了歷史明品了。你當然會說,我們不過是一批開玩笑的大學生。

那是因為它在藝術館有專家肯定才算?的確杜象和BANKSY在嘲笑這麼一件事。正是它們這些東西在歷史上惹起了真的影響力,才讓他們的東西算是走進了大家的眼裏。然而,回到最初的時候,藝術不是在談美感嗎?

那個戴口罩的人像算甚麼?而失物簡述裏的文字美感和生活趣味呢?又去了哪裏?

三、

西九的悲哀是,它在拍賣市場有價有市,能夠給引人流進場的震館之寶,才算能算是藝術品。它絕不陶冶性情,反而讓人神經兮兮。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認真的嬉戲”

  1. Frostig says :

    THAT lost&found counter seems like a ‘playground’ for me, hahaha. VERY good reflection, of the ‘money-based’ ‘culture/arts’ projec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