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港孩…(2)

二、

「港孩」如果存在的話,其實不是新鮮事。她提到幾種解,樣樣也是熟口熟面。

一是「抱著走」,樣樣照顧周到,這是傳媒評論給希斯路寶寶的解釋;二是「趕著走」,處處提供訓練,這是普遍香港學生所感到的「逼害」。

而她的提出的方法題是:不如我們給他們的一些空間,讓他們自己發揮吧。她是教文學的,所以「每一小時的課,學生除了必須作兩小時的課前預讀之外,還得加上三小時課後的咀嚼與消化,否則,我付出的那一小時等於零。」不過,她發現那時的社會是,只有她辦是不行的。因為她放手,學生的「課程安排得滿滿的,像媒婆趕喜酒一樣,一場接一場。他們的腦子像一幅潑了大紅大紫、沒有一寸留白的畫。 」「學生像個無底的撲滿,把錢投進去、投進去、卻沒有什麼驚奇會跳出來,使我覺得富有。 」

曾鈺成很久之前寫自己讀聖保羅的時代,牧師隨他們一代玩玩玩,結果是長大之後同學都正經八百。因為沒有想得要試甚麼東西沒試過,再遇到甚麼新的誘惑也不覺是一回事。而我想補充的是,曾幾何時,我的感覺是早習慣忙的同學們,遇到空間,有時是會報復性像鐘擺般做相反的事。放假,要玩到盡;有一科較少功課計少些分的,不理(體育老師們感受深了)。

於是,我也相信:由於以前沒玩過,然後大家說入到大學就可以玩了,於是到了大學就報復性做心目中的自己。由於以前沒拍過拖,一拍就狠了,愛得天昏地暗。於是有樣事情叫kidult,將年輕時沒的玩具通通買回來;不愛上班,賺錢來花買回自己失去的時間。

而就是給他們空間,結果又陷入另一種擔心:那是對自由的恐懼。各位只要想想當年一個中文老師,在黑板寫下《自由題》的反應,你就明白為甚麼有些人真的想有人樂於被管。

(tbc)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5 responses to “關於港孩…(2)”

  1. adrianlu1026 says :

    「你就明白為甚麼有些人真的想有人樂於被管。」有的放矢。

  2. Kursk says :

    「由於以前沒玩過,然後大家說入到大學就可以玩了,於是到了大學就報復性做心目中的自己。」我不能不說句同意。

  3. marcellabear says :

    因此許多小時候曳曳的……大個都變乖.

  4. Frostig says :

    《自由題》is really very difficult for many people I met (knew? ). For me, it was, and is still, fun!

  5. Frostig says :

    《自由題》is really very difficult for many people I met (knew? ). For me, it was, and is still, fu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