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尾流流拆祖墳?

原本我對新界丁權這件事情完全反感。正如黎則奮的類比:我是灣仔原居民。所有人都是土生土長,為甚麼在界限街以北才能有丁權,一生下來就有建屋的土地?可憐我們這些香港島和九龍「原居民」。

當年英國人為了方便管治,先承清政府於新界的權利及大清律例;後來到了九七,中國政府同樣是為了方便管治,而留下了這一條尾巴。

回憶當年陸恭蕙在立法會要求新界女性原居民同樣的承繼權(也不是丁權)的時候,我先看到新界上一輩的保守封建和蠻橫。於是,到了今日當菜園村事件一開始,我們再次體會到原居民的特權。而路權費由二十萬變五百萬變三萬賠款割地(galileo-c.xanga.com),則更是古怪。早前電視傳媒的紀錄片都在控訴非法傾倒泥頭的問題,將我的心火推到高峰。原來土地很多時候已經因為保育的緣故而得到保護。可惜是當有人不斷傾倒泥頭,破壞生態之後,土地用途就可以以生態價值不復存在而獲規劃處更改,君子愛財,取之也可以有道。

這就是破窗理論的真義。當警察或任何執法單位起初就以不能調查而不處理的話,問題都會慢慢滋長出來。先是泥頭,再是非法迫遷的手段。菜園村的選址,多少也因為他們不是原居民。當我一腦子原居民的貪婪之際,今日明報的頭條著實給我一記當頭棒喝:

錦田名風水穴遭亂倒泥 毗鄰鄧氏祖墳 具歷史保育價值

歷史保育價值固然重要,有趣的是風水穴和祖墳被毁。

原居民的這些鄉俗,在內地封閉的年代,香港的大學就是西方學者研究中國民俗文化的好地方。原居民的傳統值得重視的不是在中西交匯。陳雲幾本新界鄉俗的書,同樣將傳統的鄉情表現出來。那是香港城市,和整個在城市化的中國所失卻的一種土地鄉情。這可以是鬼神文化,是人與自然之間的交流,更是人與歷史之間的溝通。原居民的祠堂、書室、祖墳和寄於其中的各項習俗,在內地文革年間,反而於殖民地保護下,從宋代保留至今。而殖民地政府的官員,對這些傳統和習俗都有認識。以風水的緣故得到賠償,原本只是殖民地官員,尊重傳統的結果。

按道理,正是大家都是自己人,以為不會「陰質」地去搞人家的風水祖墳之際,相信更多的新界人發現他們之間的害群之馬,如何將他們的清譽摧毀之餘,更是見錢不見人。祖墳的意義不單在風水,而是他們對傳統習俗的尊重。破壞了祖墳,行動本身根本就象徵了某些人對原居民身份的不認識。他們根本不明白,正是因為這些祖墳,大家才給他們面子,讓他們繼續享有丁權和各項原居民的權利。

事實上,新界有更多的保育問題將會陸續登台。《環珠江口宜居灣區》這個詞大家聽過了沒有?他們再做諮詢了。這個計劃將會影響整個新界的土地用途。如果連他們最傳統的祖墳也敢破壞,大概這個敵我不分,土地霸權加上地產霸權再也沒有甚麼可以制衡。以這種心態發展新界,將是一個計時炸彈。這個炸彈的影響力在於:這個計劃是泛珠三角一起進行,當他們祭出北大人來作個狐假虎威之時,受害的,將是整個中港融合大計劃。

虎年最後一篇文,希望是大掃除。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2 responses to “年尾流流拆祖墳?”

  1. Frostig says :

    Happy lunar new year!!! Hope there will be a better tomorrow! Don’t know if there is still ‘future’ for Hong Kong, but what is ahead of us is still a tough war, for China, and thus for the whole world.

  2. handbell says :

    I like u articl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