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母子不應上街」?

六千元的風波繼續發酵,延展到一個母親身上。

 講起清場,講起母親,自然聯想到「天安門母親」身上。我想丁子霖女士有幸看到香港市民如何指責一個帶孩子到街上的母親時,她有甚麼反應。而當耶穌說眾人都有罪,所以不能向人亂丟石頭的時候,丁女士比我們誰都有身份去問:如果你的孩子在街上受傷,你應該如何自處?

你可以說,帶孩子上街和讓長大了的孩子上街不是同一回事。骨子裏有一個共同要回應的前提是,到底「上街」是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是不是「應當」的事。

 對很多只看大眾傳媒而不理會任何其他證據的人(例如隔空在「天庭」觀察的外星人,又例如不問世事的「神仙」)對他們來說「上街」從來就不是一件正經事。不用浪費時間統一這面戰線。

爭論得最激烈的點應該是:如果爭論雙方都同意人是有權「上街」的話,到底「危險」是否一個應該考慮的因素?這與一般家長看待子女的角度不同。無論出身港英年代,或是曾經身處內地政治運動的上一代香港人,他們本質上就視「上街」為冒險。問題反而是我們沒有明顯受過甚麼政治風險的一代在喊這種話時,到底我們的身處一個怎樣的環境?

「安全」作為一個民眾之間議題的核心,其實是一個很尷尬的事。誰曾經以「安全」推動政策?小布殊的「反恐」,中央政府的「穩定壓倒一切」甚至是曾俊華的「儲備n年」都是以「安全」為主軸的政策。這些政策傾向保守,本質而言就是說明公眾或自身的「安全」比個人自由更重要。「反恐」政策包括所有讓外國人尷尬的盤問和搜身的措施,其對個人私穩和尊重的挑戰,已經討論過很多。這類型的政策假設限制個體權力可以換來整體的「安全」。放回我們的議題,尷尬位就是:你怎能透過限制自己的權利,來實現你的權利?

對於任何一個人來說,表達自由是不應受到安全威脅的影響。我們應該質疑的,不是母親應不應該帶孩子上街,而是為甚麼一個表達權利的方法會變成一件「危險」的事。是我們的概念有問題?還是我們骨子裏其實還沒有脫離某些上一代的陰影,仍然認為公民表達權利的自由本質是壞事?還是政府的宣傳做得太好,將制度的暴力責任推向公民?在相信公民有表達權的地方,應該是公民的表達權利受到限制,還是所有人在表達自己的時候都有freedom from fear?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4 responses to “「為甚麼母子不應上街」?”

  1. Frostig says :

    GREAT, fantastic question: 為甚麼一個表達權利的方法會變成一件「危險」的事? EXACTLY what I have been asking!

  2. Kursk says :

    這個問題的爭議令我忽然明白到以前不明白的一件事 — 就是家長獨有的思維模式。

  3. fongyun says :

    @Kursk – 但很明顯有些持此論之人,本身也不是家長。John大這篇寫得好﹗

  4. Frostig says :

    @fongyun – @Kursk – 家長也有不同類型的,斷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好像老師有不同的類型、子女有不同的類型、兄弟姊妹有不同的類型、教徒有不同的類型、議員更有不同的類型一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