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extbooks (2)

二、

到底教科書是不是必需品?對於我前面提到的家長來說,那的確是必需品,尤其是如果我們相信香港教育是考試主導。有考試就有範圍,有範圍就有指定知識,有指定知識就應該有指定的專家和教科書。而當每個學生都要考試,那本教科書是必須的,總要拿些東西回家溫習。既然是必需品,教科書貴,但還是要買,而書商作為專利供應商,自然是魔鬼。(其情形和地產沒分別。)

(循此路往,其實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持分者我們其實一直也沒有提:考試局。尤其是新學制裏,教科書和教師們這幾年隨著課程發展署和考試局的指引和樣本試題,不停去改教學方法、內容和練習。他們和我們一樣摸著石頭過河,一樣看著學生的表現和教師的評語來澄清試題和評卷參考。大概一天第一屆考試未出爐,改版的壓力依然存在。)

可是,我用到教科書的一科,偏偏就是教育局希望大家不要用教科書的一科:通識。這一科與教育改革一樣,打從一開始,就一直宣傳叫大家不要用教科書,因為訓練的是思考能力,避免死背;所謂指定知識是一堆概念和分析技巧。參與過課程發展處訓練的老師,都會發現他們如何用盡辦法,鼓勵老師設計教材。如果說教科書價貴是官商勾結,也許這一科是一個反證。更重要的是,如果改善學生的思考是重要的,那麼 text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反而是提供過程process的教材。

那為甚麼我們都用教科書?我得說,即使是在各大小傳媒講或寫通識的教師,真正會完全以筆記和練習貫穿課程,而不用教科書的,少之又少。用教科書的第一個理由,有人用的是某出版社的摘要,其內容只有很dry的文字資料。說到底,有些基礎概念和資料,其實不用自己撰寫,其內容也不過大同小異,問題是誰會將內容講得清楚。第二,歸根結底,這種教學法對學生而言是新鮮事,心理上要適應,而始終有人是要靠唸去學。有人喜歡背書,有人喜歡透過玩來學,有人這個題目有這個需要,別個題目又不同。one size never fits all,即使是同在一所學校也有學習差異,教科書無論如何,也只是學習的一個基礎。因此教科書作者和編輯即使如何「專家」,卻可以英雄無用武之地。講到天花龍鳳,最終有些底子在手,總是好的。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