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世界弄得頭疼

一、

補位可以,但為甚麼不是同名單的下一個?

其實立法會議席有人出缺而不作重選,我想不到有甚麼問題。因為比例代表制似乎是讓人投一個團隊多於一個人。不作重選,而在同一張名單的下一個人補上,合乎投票精神。

可是我總是想不通,為甚麼是得最多名單的候選人?那一個人辭職是何原因也好,這個人位置的合法性,無非是他的選票。為甚麼名單上前一個人辭職,理論上有同一個意願的人補上會有問題?如果要追究選票的合法性,最終,還是要搞多一次選舉。

而這次你擔心對手辭職,但若果下次是自家人因醜聞引咎辭職,結果是對手補上,那麼,你又改例?

二、

今天匆匆交了稿,講丁屋僭建,寫著還是裝作客觀,末尾還是忍不了手加一句:當然,社會裏有成年人明顯犯法時,我們卻仍然要煞有介事地去討論他們應否守法,這只反映,我們的社會相當可悲。

原本想寫,「我們仍要像在教幼稚園的孩…」算了。

三、

前天意外地在港台講了講了幾句關於國民教育的話,問了一個問題,自己也不大懂答案:你能說得出市民和國民的分別嗎?

本來是不應該有分別的,因為兩者強調的其實都是以政治關係來界定一個人。但在香港的語境,試想想,如果新年曾蔭權賀辭的開始是:各位國民… 你會有甚麼感覺?又或者「各位百姓…..」又或者「各位人民…….」

這種分別一天沒弄清來由,其實我們是搞不到甚麼是「國民教育」。當然,這更證明tommy兄是對的,叫「愛國教育」好了。偏偏,這個星期六就要去諮詢會。

四、

市建局會賠九千多元一尺給土瓜灣發展區,相當同區新樓的尺價。有報紙說那是天降橫財,頗有貶意。原本市區重建就是要改善生活,士紳化、原本居民遷出、社區網絡受破壞等等問題以往一概缺乏回應。現在算是在高樓價下可以同區找得回一個單位,算是發展一步。同一份報紙有言:這會不會是日後市建局項目的宣傳伎倆?

也許是。但想到這裏,我又想問:至少日後可以拿來作案例,和市建局再辯也有些理據吧。陰謀論是一個觀察者應有的態度,但總可以稍稍看到一點好處吧。

赫然發覺:我又是不是在利字當頭,不在意地保皇?

五、

學生問:為甚麼你總是在寫。看看書架,我發現,梁文道一早答了:我寫的不過是《常識》。不是想發表甚麼,而是試圖弄清楚自己還清醒。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6 responses to “給世界弄得頭疼”

  1. bigbrother1984 says :

    國民也好,公民/市民也好,都是來自西方概念。問題是在西方,“國民”是法國大革命後,“民族國家”建立後才有的概念。 當時公民意識早已普及。西方的國民都被公民包括了。天朝只有“順民”和“刁民”建議稱作“順民教育”,好聽點:“良民教育”精選問題:1. 誰是第一個獲得諾貝爾獎的中國人?嚴格的正確答案是:達賴喇嘛。 因為達賴沒有加入其他國籍,只是旅居印度。 default還是中國人嚴正警告:什麼楊振寧崔琦高錕全是美國人!!!!高行健是法國人!!!更好更有水平的的答案應該是: “沒興趣回答,中國人不在乎西方的諾貝爾獎,中國可以說不!”2. 我是漢族GG,我泡了個維吾爾族MM,我們的孩子是不是中國人?是不是混血兒?正確答案: 是純正的中國人,當然不是混血兒如果孩子母親是華族馬來西亞MM呢? 朋友自由發揮吧3. 繼續自由發揮題目:成吉思汗一兒子在我兩歲時殺了我爸強姦了我媽並生了我弟弟同時養大了我。我和我弟弟在中亞南亞到處打仗殺人搞女人生了一堆。請問:我弟弟是中國人嗎? 成吉思汗是中國人嗎? 我孩子是中國人嗎?

  2. bigbrother1984 says :

    注意: 維吾爾族MM不知道誰是 鄧麗君或梁靜茹, 而馬來西亞MM是小時候聽鄧麗君,大了聽梁靜茹的。

  3. Frostig says :

    我的反應是:九千多元一尺?豈不是將來該地的新樓會更貴?! Gosh!!! 另,‘我們仍要像在教幼稚園的孩子’彷彿貶低了他們(那些孩子)。最少,那些孩子比較聽話,比較理解‘要守規則’的道理和明白否則會受到應有的(或約定的/事前被告知的)懲罰。 @bigbrother1984 – Like your 1.!!!

  4. Frostig says :

    P.S.: 我覺得就算真的不進行補選,都應該是根據本來的選舉模式(比例代表制)任命本來應該當選的‘下一位’(餘額最‘多’的一張名單的第一個未入選候選人)來補上,因為不是每張名單‘後面’還有人,而且也更符合投票人士的‘意願’(雖然我徹頭徹尾就反對這麼無恥的所謂甚麼‘比例代表制’!)。舉例:本來這區有三個議席,那麼如果三人裏有誰辭職了就應該讓‘第四位’補上。當然,這也很明顯地有‘議席轉讓’的可能。不過,現在提出的方法沒有嗎?!反正,在辭職的時候就知道繼任人的話,這種私相授受的風險,甚至‘買官’的舞弊情況都會出現!!! 我還是認為補選才是最合理方法。

  5. Frostig says :

    @bigbrother1984 – 使我想起南美的人如何被‘馴服’⋯⋯

  6. Frostig says :

    NOW I understand more about the proposed ‘innovative’ system La! Well, it seems that a by-election is still the best method Lor! WHAT IF there is NO NEXT candidate in the list?! (Even if giving the place to 同名單的下一個.) Prof. MA has given out very good examples L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