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關心你反對不?

民陣終於得到警察的不反對通知書,卻發現附件有好幾道附帶條件:包括主辦單位須確保參加者抵達政府總部後離開、沿途不能販賣物品、參加者演奏樂器也可能違反法例等。

從去年的元旦遊行,我們會看到建制和非建制的組織和成分已經改變,鞏固這個想法的現象就是警察和參與社會運動者之間不再有共識。(1)

「參與社會運動」的人是誰?我不是故意寫得論盡。以前,當建制出錯的時候,有政黨可以代表市民發言。又返回以前,如長毛一代的社運人經過多番的示威活動之後,與「招呼」他們的警察基本上已經有一套共識,因為大家都清楚對方的底線,加上至少政改上目標一致,整個社會運動,你可以看得出領袖。所以,去年元旦遊行,才有一幕是長毛拿起大聲公,向示威群眾作呼籲。

然而,最重要的是下一幕:群眾仍然繼續他們的行動。經過一年的發酵,黨派分裂,組織傾軋,社會問題叢生,「參與社會運動」的人政見、利益、需要越趨不同,一方面政黨被視為代表:反正在網絡時代我只代表我;另一方面當政府越來越不濟,連被視建制保守的新界原居民也要上街的時候,「參與社會運動者」,背後的政見、意識型態等等有甚麼相關性也難以澄清。
誰是「參與社會運動者」?恐怕只剩下一個空洞、無奈卻準確的答案:「會上街的」。「參與社會運動者」的成份如此複雜,從這一邊看,「不再有共識」的意思是,不再可能有代表,可以討論出一個共識來。

警察不發予民陣不反對通知書,肯定還有人會上街。民陣的角色是一個Co-ordinator。他們只是一些機構的推舉出來,負責與警方接觸的代理人。他們卻不代表誰,也管不著誰,更沒有權力控制參與的四十八個組織。再者,參與社會運動,卻沒有與民陣組織的人恐怕比有參與的多。至少根據網頁,一眾熱烈參與的網台也不是民陣的成員。

那麼,這代表可以Divide and Rule,個別擊破?不,這只代表更難管理。第一、現在參與者的意志之強,可以見諸之前眾多的示威者與警方之間的互動。

第二、他們互不從屬,不代表互無聯系,尤其是社交網絡讓他們之間的消息和想法交流頻繁,在警察這個共同對手之前,還是可以團結的。就算不可以團結,在以下的一個行動建議可以見到他們之間的「同心協力」:有人建議朋友帶一個哨子,只要發現任何警方的侵權行為,就不問立場吹哨子,至少要引來群眾壓力。

七一和群眾早已不屬於誰。強人所難的背後儘管還有議程,這個議程連前提也錯。所以,沒有人關心警察反不反對遊行。而不入維園,還有很多路可以行。

1. http://johncoal.xanga.com/719360154/%E9%9B%9C%E8%A8%98%E5%85%83%E6%97%A6/
2.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誰關心你反對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