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香港和菲律賓(下)

三、

不讓女傭得到居留權和屠殺有甚麼相干?這會不會扯得太遠?一點也不。他們講的是同一個故事,那就是以剝奪別人的權利,來「保護」自己的身份或傳統。

據講Breivik行凶前用多年寫下1500頁的自白。1500頁是甚麼?維基百科英文版的「簡介」也一大版,內容包括宗教、社會的意識型態問題。(當然, 我不可能同意他的看法,但至少他讓我反省另一件很重要的事,理性和詳細的思考是否必然得到好的結論。)

雖然說得如此複雜,講的也不過是多元文化的問題和清 算別種宗教避免西方文明沒落。 這種想法的第一個必然的前題,是人和人、不同文化之間可以有根本的差距。第二個前題,是認為自己的文化遇到危機,而解決辦法是讓原本的精神和價值保留。

當Breivik能夠寫出1500頁的自白的時候,我們得到的,卻是重覆出現的經濟和「民生」的論據。這並不說明香港「理性務實」,相反,這反映我們能夠理 解的只是這麼單簡的「道理」。我們講的距離,不是文化,而是看不起人「窮」;而我們的危機明顯,但我們的危機源頭真的是這些移民嗎?

將問題歸咎於新移民,只是整個世界的所謂Climate of Fear的一部分。關於恐懼政治,n年前的電影節有以此命名的紀錄片解釋。《恐懼政治》是BBC的紀錄片。導演要說的話可以很簡單:現在世界最可怕的幾個 政治力量本質上是一樣的,他們極力從他們的幻想中,製造出實際的恐懼的影響力。

當然,當中的壞人分別是美國的新保守主義鷹派,及伊斯蘭極端主義組織。他們的起源是驚人的相似。他們都觀察到現代自由主義的弱點,就是就人變成自私,他們 擔心他們的社會會因而瓦解。所以,他們要求他們的人民,一起面對這個危機。無論是美國新保守主義或是伊斯蘭極端主義所採取的辦法,同樣是製造敵人,讓每個 人都迫到自己的陣型去。

這種以恐懼為目標的政治手段,像廉價民族主義一樣,是當政府無法以有效手段管治的時候,其中一種引開視線的掩眼法。挪威的例子告訴我們的是這種掩眼法的危險 在弄假成真,讓沒有明顯危機的社會中,引爆出真的恐慌。而當民望低迷,無人尊重的政府祭出經濟和「民生」的論據時,我們更應該清醒。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挪威、香港和菲律賓(下)”

  1. newhist says :

    這些保守派最喜歡攻擊自由派強迫別人專重多元,剝奪別人有歧視他者的權利,說得這樣反智的話,香港也大有人在,例如明光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