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不因返工而改變

李總來港,給香港人一個自省的機會。

曾經投訴示威者阻礙交通的市民,應該會看到一個大官更巴閉,從而應該想到,在甚麼情況底下,才應該封路?這個大官和他之間,到底有甚麼差異?他會對公民和政府之間的對等和不對等有所反省,而有時返工真的「唔係大晒」。

曾 經認為警員在任何時間可以以安全理由作侵犯人權的通識教師,應該會看到一個住在中產區,和自由收入地位差不多的市民,只因為穿著一件恤衫而被抬走。他應該 開始構思,在開課的時候,怎樣重新和學生討論人權和警權的關係。

當他們今天看到他們愛讀的明報,提到這位市民的孩子怎樣被警察惡言相向之後,下一年六四七一之類的時候,他明白為甚麼那些都是孩子學習的機會。他們認真再想:「你唔乖,警察叔叔會拉你」這句話原本的意義,已經由主持正義,變成一句正正式式的恐嚇。

大 學生應該看到自己的校長、校董和上一代的學生怎樣獻媚,應該會想到一個職場、一場榮華,如何將一個有知識有尊嚴的人摧毀,也會想到這種人如何將自己當成 奴,將別人當成物,千辛萬苦,為一個死的校園添上華彩,卻讓全體活的師生送下污名。他們開始問:自己歷盡艱辛入了大學,為的是甚麼?校訓出處曰: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明的是甚麼德?親的是甚麼民?行為舉止還不要提至善,善是甚麼?格物者,窮推至事物之理,他們會發現這個社會現在提的,還有甚麼道理。

我們將會問:警察的職分是甚麼?校長的職分是甚麼?學生的職分是甚麼?在所有人的job description裏,有包括為了升遷而不擇手段嗎?一個盡責的下屬,包括不問是非嗎?我們又將記起二次大戰後西方一場大辯論:到底哪一級的士兵和黨徒應負上戰爭中虐殺的責任?結論一面倒:最小的一個也應該負上責任,因為每一個人都有是非之心,都有獨立思考,都有拒絕行不義之事的能力和意志。

這麼的一場大龍鳳之後,大家都輸掉了尊嚴,結果是誰也看不起誰。你不能因為要做好自己份工,封了全港的路,讓你得到「有做嘢」的名聲;你也不能因為保著自己 的烏紗,來讓自己要保護的學術受沾污,來確保你的職位不受影響;你不能為了完成任務,置你應盡的道義、原則和規則不顧。我們對你們的存在沒有甚麼積極的期 望。我們將會明白,「搵食啫」不應該是自己和別人做任何事的借口,而正義不因返工而改變。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2 responses to “正義不因返工而改變”

  1. Frostig says :

    (applause) Salut to you!!!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