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的問題(2)

三、是誰的大敗?

對,還有田北辰,他贏的對手甚至不是社民連,而是據說是工作多年的民主黨黨員。而且,也許我跳得太快,問題還未到反智的地步。

因為各大報報頭上一句「泛民大敗」,加上FACEBOOK上充斥「大奇蹟日」的憧憬,得出是後區選的歇斯底里反彈。這種漠視證據的恐懼,在於區選之後似乎被推翻的幾個舊有概念,因為它們都敵不過數據和整體的分析。六四黃金比還存不存在?幾個評論都指出,這種比例在區選從來不可靠。選民質素與眼光變得差?也許經過一個星期的沉澱,大概有幾個結論突圍而出:有乳鴿靠真心可以力拼蛇粽黨;明星效應在區選要有實證支持。與其說是變得差,不如說選民真的受某些議題吸引,例如白小姐的對手是社民連的麥國風,而他們的選區,正是跑馬地對上屬於高收入的區域。

忘記實證,擁抱喧嘩的結果絕非只在我們這些塘邊鶴。輿論指公民黨因各項官司而被中產唾棄,接著公民黨黨魁梁家傑語焉不詳地,將以前說過的話的重點,從「外傭*應*擁有申請居留權,不*會*有太多申請人」變成「外傭*會*擁有申請居留權,不*應*有太多申請人」。我不禁懷疑,到底他有沒有讀懂蔡子強、李彭廣等一眾數據派給他的啟示:其實公民黨失票比民主黨少,以理念先行的公民黨未必會在立法會得到同樣待遇。

有人說,這次區議會選舉說明整個社會已將某些社會理想踢開。可是當一個黨魁也被震懾得手忙腳亂的時候,那麼我倒不好意思說一般選民有甚麼問題。只是面對龐大的共產政權,早已失卻自信的凡民,那管他是知識份子或是自命法治守望者,都只能露出這種失神的行狀。從未失敗過的政黨,在一次次要戰場裏的失敗,不去反思自己的存在意義,卻去數算自己不應算在自己頭上的錯誤。這條問題代價昂貴,卻換來膚淺的回答,豈非奢侈?

別要說只有政黨才是這樣失去自信。如果有人說中產人在這次選舉拋棄了中產理想,他們的心態和梁家傑豈不是一樣?我們已經不是第一年說北風越刮越烈,這批中產暴露在北方在經濟方面給香港的衝擊。說到與外傭的恩仇,正是他們作為夾心階層的反彈:一方面自己的財富被稅收和整體經濟上下夾擊,另一方面他們作為僱主脆弱得再負不起改變。法治作為一種社會理想變成一個負擔,那是另一條奢侈的問題。而區選之敗,不在選票,而是整個香港的自信和自尊,被媒體和建制合製的閃光彈嚇散了。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