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祖墳的泥頭到花園街

二月農曆新年的時候,城裏的熱話是如何保育鄉郊土地。當時幾個時事節目,都在控訴非法傾倒泥頭的問題。他們的故事線,都在指出當有人不斷傾倒泥頭,而破壞生態之後,土地用途就可以以生態價值不復存在而獲規劃處更改。當警察或任何執法單位起初就以不能調查而不處理的話,問題都會慢慢滋長出來。先是泥頭,再是非法迫遷的手段。

那時觸發我去寫的,是新界土豪居然將泥倒到人家的祖墳附近。現代人貪心要大賺我們接受,但那手段骯髒不特止,那是更是親手挖自己的根的行為。而在花園街的火光之中,我們可以看到這種思維和手段,而更大的問題是,這不但是文化保育的問題,而是低下階層的生計問題。

小販曾經養活很多人,《信報》說起梁家輝,在香港金像獎之後,好一 段時間沒工開,就在街上擺小販檔。有牌小販養大的,有現在的律政司黃仁龍。而在百物騰貴的社會,小販和以前廉價公屋商場本質都一樣,就是政府以規劃手段,減免一些小商販的租金,好讓有需要的市民,用較廉價的價錢購買日用品。而同時因為這些排檔的存在,其他地舖的地租在供應龐大的情況下受壓,因為這些地區的物價不會受租金影響太大。好一段時間,這種低層和小型的平價市集,在供求兩面滿足了很多人的生活,花園街、深水埗之類的地區,正是這種情況。

在懷疑縱火事件之後,傳媒區議會不約而同地指出改變排檔生態的要求,甚或有人提出要取消排檔。他們的理由是改善環境。但市區士紳化的問題在灣仔不是已經很清楚了嗎?雷同的例子亦見於領匯。領匯先跟商販說:市民需要更好的消費環境。但商販提升了環境之後,就再說:這種環境租金不應該這麼便宜。而市民問:為甚麼貴了?答案當然是:環境那麼好,貴一點難免了。這根本忽視了:其實大家想要的是平不是靚。

這種低下階層商業的存在,其實是另外一種的自給自足,維持著另一種的消費模式和經濟價值。這種經濟不講求具體利潤最大化,重視界外利益,像傳統中國保守生意人,講長期的客戶關係。當花園街排檔消失之後,路闊了,但地舖也少了,租值自然增加,這和倒了泥頭然後要求更改土地鄉郊土地用途的相同之處,同是漠視原本地區的價值,為地產利益開路。這種對社會生態的破壞,又豈是一句「我們重視社會可持續發展」可以擺平?

舊文:2月:《年尾流流拆祖墳
http://johncoal.xanga.com/740301755/%E5%B9%B4%E5%B0%BE%E6%B5%81%E6%B5%81%E6%8B%86%E7%A5%96%E5%A2%B3%EF%BC%9F/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3 responses to “從祖墳的泥頭到花園街”

  1. Frostig says :

    這些情況很可悲⋯⋯ 我覺得很累、很累,香港本來有很可愛、很特別、很豐富的自然資源、天然環境,也有很努力、很刻苦、很勤奮的人,可是政府和富人等既得利益者不斷不斷破壞這些,真的使人覺得很痛苦、很悲哀、很絕望。

  2. Frostig says :

    比起灣仔,女人街和廟街應該還比較容易守得住,因為畢竟那些是遠近知名的‘旅遊景點’(某程度上可以說是‘primary attractions’,即有吸引力到可以另人選擇香港為其旅行目的地的旅遊點)。可是,如果我們每每只能靠‘遊客’來保衛本來就應該是屬於我們的東西,那我們跟無可奈何下被迫到近乎瘋癲去騎劫遊客的旅遊巴士的 Mendoza 警官有甚麼意義上的差別呢?(程度上還是有的,因為我們還*未*被迫到‘只有犯法’一途⋯⋯) 怎樣也好,那些XYZ根本是瘋的,如何可以理會該些沒有常理的意見呢?!

  3. 一曾住在露天街市樓上十多年的人 says :

    街道原是建來給行人和車輛使用的,排檔佔據街道來擺賣成了市集,擠掉行人和車輛,令居民大嘆「行不得也哥哥」,甚至搞出人命還大條道理不肯改善,更像倒了泥頭然後要求更改土地用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