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過的那個年代

一、

《那些年》像風暴一樣勾起很多人的回憶。總有些人免疫,他們會指責少年輕狂,不去好好學習,最後嘲笑這種人得到一個軟色情般的過去。這種人年輕的日子到底怎樣過的?是正經八百地過?誠惶誠恐地過?還是未老先衰?我永遠不會明白。

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他們真的熱血過,更是火紅般的熱血,來個認中關社(認識中國,關心社會)。於是,他們看不起那一種胡鬧。那麼,他們應該讀一讀《我愛過的那個年代》。

二、

1960年代,日本和世界一樣正處於學運的高潮。作者川本三郎初出茅廬,加入他夢寐以求的記者行列。卻因為時不我予,一直在學運的邊緣,沒有機會直接採訪。就如香港的上一代,他們提起保釣,提起中文運動,提起學潮,甚至反英抗暴,無不顧盼自豪。正如副題所說:他們以為自己可以改變世界。

日本的學運在進入70年代走入暴力化。作者說,青年們看著世界都在發生事,自己卻在安然地生活著,「這種愧疚激起的焦躁感產生」之後,為了「切斷這樣的愧疚」,是唯有自也奮不顧身地投入這些激進行動。事件由佔領校園到組織武裝力量,由劫機再到流血內鬨,無不讓作者般的邊緣支持者陷入一種迷惘,也令運動失卻支持。

在這種氣氛之下,作者遇到號稱運動家的K。作者既質疑這個無人認識的人的真實性時,然而K卻向他透露自己的襲擊行動,並真的殺死了一個自衛官。作者要求證物,K真的帶來了死者的臂章。當警方的調查來到時,作者以為自己以「保護消息來源」拒絕回應關於K的事情,又找人處理了證物,但K被捕之後卻立刻供了他出來。

那個年代,就是為理想的人帶來這種矛盾的痛:一方面他們都以理想為名作行動,但現實是你堅持,但身邊的人先崩潰,最後連你也倒下。問題是:到底你是拿著傷痕來告白,告訴下一代人性是甚麼,還是你拿著它們來成為自己的光環?川本三郎這本書同樣誠實,比起那愛情回憶錄少一分自我陶醉,比那政治回憶錄也少一分臉上金。我想像不到作者會板著臉說九把刀胡鬧,卻看到他們會怎樣走在一起談青春的歌。如此,當這本嚴厲的書拍成電影版時,找來了妻夫木聰和松山研一兩個青春派偶像來擔當主角也絕不意外了。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我愛過的那個年代”

  1. Frostig says :

    談起‘那些年’,我不敢看⋯⋯ 我感覺自己沒有‘青春’過,但我愛過⋯⋯ 害怕面對自己‘沒有輕狂過’的懊惱,更害怕面對自己不敢單純地、勇敢地、不顧一切地去愛的年輕歲月。 如果‘青春’代表做過一些現在不敢再做的事情,我猜我還是未試過‘青春’,早已是一個老人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