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ity is NOT dying

一邊看著Facebook上廣東道的照片,一邊讀著朱凱廸在facebook宣佈,成功籌款三十萬,來償還律政署聲稱他和何來因為保衛皇后碼頭司法覆核所欠下的訟費。坐在創不同大會的會場的我,剛在曾俊華和黃永在說話之時,差點想向台上叫:看了新聞沒有?

有個鄒姓聲稱自己是導演的人在facebook說:這只是說明香港人不好野。喂,行動召集說大家拍照,大家就預備好造型和道具拍照。這種公民行動非暴力又有創意,針對當事公司的行動,帶上國際傳媒並羞辱之,更將整個周日黃金時段封殺掉,鄒先生你還能想到一個可以和平地破壞生產的方法嗎?這還算差?

今天重新認識了一個字:Crowdsourcing。這個概念我在奧巴馬的競選籌款上學來,意思是怎樣在群眾中取得資源。奧巴馬當年是幾塊錢幾塊錢積來大額的競選經費,蔡英文這次也誤打誤撞地搞起類似的「小豬行動」。他們的想法是:民主社會的群眾都不喜歡政府與大企業走得太近,與其說是相信群眾,陰謀論一點說,他們只是擺起親民的姿態。

朱凱廸和何來的三十萬將這個概念推得更遠:原來群眾是會支持一個他們認為正義的行動!在他們《皇后司法覆核籌款匯報》facebook專頁裏的報告寫明,他們的支持大部份都是少於五百一千之數,一點也不多。這是很重要的顯示:人們是希望自己在正義的事上有份,我沒有時間,我也可以有更多的行動。

今天這個城市是人們的。他們說清楚兩件事。第一是公共空間內的人身自由,是香港人的最後底線。表面的香港城市空間擠迫,在沒有公園,沒有小店的社會,街道是城市人最後的共同家園(另文再寫)。商賈和政府過去幾年,從時代廣場、旺角行人專用區、各項保育爭議和有趣先生等等的事和人之上,應該了解到底香港人這條線,是劃在本土意識和平等這兩個概念之上。如果有人還只能跟你說香港核心價值叫平等,你告訴他們今天這兩件事。

第二,群眾的行動說明了他們是甚麼一回事。他們開始願意行動。群眾只需記得,當示威者成為風雲人物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大聲告訴那些討厭的犬儒和鄉愿:我們的行動,不是為了甚麼出名;而正是我們無名,我們才更有道德的力量。不要說我們拿「着數」:一個有人身自由的平等城市,是每個人應得的。

The city is not dying. It is returning to the people. 今天我在聽人說起新的網絡社會和學校會怎樣,我很相信我已經見到答案了。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The city is NOT dyi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