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我們還需要唐英年?

唐先生將整個Facebook由頭到腳洗一次,連平日不談政治的朋友, 都因為男女角色問題, 至少都來為唐太喊一下冤。大家都在喊,唐先退選吧。我想說,這時我們更需要唐先生。

讓我們先檢討一下唐先生的問題。用他自己的話說,是沒膊頭,也沒腰骨。克林頓也不過借希拉莉過橋一次,但唐生卻連下兩城。身為男人,很難不說他拙且懶。

好了,那麼那邊廂梁生有甚麼特色。他磨拳(刀?)擦掌,準備隨時大展拳腳,這不能不讓我們想起上次我們如何經歷一次大有為政府的經驗:董建華之亂。

或者有人會認為,正是政府缺乏領導能力,香港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然而,在自駕遊的事態發展我們應該發現,香港特區政府已經無足輕重。一方面政策本身也是中央中港融合大棋盤的一部份,另一方面發動政策討論及推動另類聲音,提出其他方案的,甚至不是政黨,而是一般民眾。政府的所謂角色,也只剩下磨心這一路。它的所謂大有為,既是為中央服務,參考練乙錚先生的版塊論,兩位候選背後其實不過是代表不同的地產勢力。因此,我們也不能寄望現在這種不對市民問責的大有為,這只是賦與他們不洽當的權力。

香港既是自由市場,又已現存一定的社會制度,而民眾的政治醒覺又適返其時。與其寄望一個領袖,不如在這個殘缺的制度裹,以一個近乎虛位的元首,維持政府的基本運作(參考比利時),透過言論的自由市場指導立法機關,來引導政府對政策作不斷的調節。我們寧願用更多的能量在不同的媒界貢獻民間智慧,也不寄望自以為是的一言堂。當然,這脫離了原本的所謂行政主導,但政治現實層面看,佔立法機關主流的基本上都是不同程度的建制派;同時在有限度的競爭民意競爭下,還有最起碼的話民意參與。當然,看到唐生下場,很遺憾,我們或只剩下普京治港這個選擇。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