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矩與長官

聽到有人建議要立辱警罪,我想起的是以前上教育文憑的舊事。

話說總要上的一課,叫課室管理。這不是單純的賞和罰,講究的是如何獎罰分別,罰得合乎中道,事事講理。理論一大堆,可是最後一課,老師講的還是:備好課,做一個像老師的老師,一般孩子都是講道理的,如果他們喜歡你的課,到底多壞的學生也會乖乖的跟你耗下去。課室管理根本就是課程規劃。

她的話非常受用。尤其是最難搞的學生對老師的各項招數如數家珍:哪些他們沒見過?況且,有時學生向你發洩,你如果看看他們的時間表或日程,你可能只是一隻被犧牲品。這一刻,你要做的,叫他/她冷靜就好了,跟這個人耗根本沒意思,因為原本事情就和你無關。

所以,前些兒有個前線警員在facebook分享他的壓力,說到示威者、小混混都看不起他們,很沒尊嚴,我很同情他們。畢竟,他們也是接指令。今天前線警員即使受辱,他們或只是他們上級和整個體制的代罪羔羊。

但我還是討厭辱警這條法例。它狡猾之處和像之前的《纏擾法》一樣,將一般市民所擔心的追數、情癡的麻煩情況,與權貴的逃避追訪混為一談。前者的確是人身安全,但後者卻是公眾知情權。這兩個明顯可以區分的情況,政府卻莫名其妙地堅持必須透過法律程序處理,不容傳媒有豁免。若果法例通過的話,這陣子關於唐英年或曾蔭權的貪瀆報導全部都有機會變成非法活動。而小混混辱警或妨礙執法,但示威者與警者的衝突往往是因為政府對基本法所容許而不應受管制的示威活動進行過份管制的結果。而重點是,示威活動和小混混之間真的如此相似嗎?

這是莎樂美腸的另一種食法。以往的做法是逐步收緊,逐步逐步蠶食;但現在是一口口水吐下去,然後告訴你:你自己已經肥,你連累了在旁那個瘦的,太殘忍了。當你還在撫心自問的時候,他已經將整塊莎樂美腸吃掉。結果你和那瘦的也只得空肚子。

如果老師要被尊重,是要盡本份的話,那麼,在訂立甚麼辱警罪之前,看看當今的政府是怎樣讓政府前線人員沒尊嚴。高層的貪瀆自是一個原因。更重要卻是前線有 時被迫和高層一起賣好:眼巴巴看著犯法卻掛著某些特別的內地車牌而無法執法的時候,在市區裏為權貴的出入像保安地前呼後擁時,前線警員的尊嚴又去了哪裏?

辱警罪的出現時間,反而在黑社會活動日漸衰微(相對回歸前後時的香港)一連串與示威有關的政治拘捕之後。另外,辱警罪的舉證非常方便:本來就像一個班房裏老師堅持聽到某人的低語一樣,警方往往能憑幾個「可靠」的市民就可以入罪。這種專斷的權力,根本不合符法治精神。

而關於法治的一課,要給當公僕的:法律的目的不是為了方便,更大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避免政府濫權而出現,所以,法律更應該保護的,是社會整體的尊嚴,而不是方便政府辦事的工具。一條壞的法例,對於有權的人來說,往往是出盡辦法也無法處理時所要取用的制度暴力。問題是,這些壞法例最終也只會進一步顯出他們已走進窮途,同時在民情汹涌之時造就一浪勇於挑戰惡法的民間運動。

至於對讀者們,我想分享我的古怪想法:有時我總會對基層員工特別有禮貌,因為他們在組織裏本來就得不到甚麼尊重;對主管們不亢不卑就好了,額外的尊重他們已經得到太多,多你一個也不缺。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3 responses to “規矩與長官”

  1. Frostig says :

    Quite insightful idea: ‘有時我總會對基層員工特別有禮貌,因為他們在組織裏本來就得不到甚麼尊重;對主管們不亢不卑就好了,額外的尊重他們已經得到太多,多你一個也不缺。’ Haha.

  2. ymat says :

    “有時我總會對基層員工特別有禮貌,因為他們在組織裏本來就得不到甚麼尊重;對主管們不亢不卑就好了,額外的尊重他們已經得到太多,多你一個也不缺。”非常同意。 所以我對洗廁所、抹地、倒垃圾的嬸嬸叔叔,飯堂員工和駕廠車的伯伯特別有禮貌,因爲他們都是敬業者。沒有他們,我上班不敢用廁所,午餐沒着落,上下班交通會很頭痛!

  3. fongyun says :

    基層工友是值得得到多一點尊重。不過像之前介紹的書,很多高層都是「禮皇」,只介意你有沒有敬禮。:p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