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二分,也不用歸邊

一、

除了特首選舉之外,在網上另外一個熱話就是關於Kony 2012的片段。

非常簡化地講Kony可以是這樣。Kony 2012這段30分鐘的片段就是講烏干達這個小國的一個反對軍領袖的無惡不作,片段吸引了全球包括香港人的眼球及分享,堪稱本年度第一的病毒式宣傳。但引起了各地回應的同時,不少報導卻指出片中的幾項謬誤:主角Kony與國家已無關係,拍片的機構又似乎有美國背景,該國又發現石油,再說下去,這似乎是一個讓美國介入這個陰謀。

兩難似乎是:我們一方面要譴責這批反對者,卻要冒參與陰謀的風險;但那些得譴責的行為又真的發生過。雙方都會指責對方向公眾施掩眼法,支持譴責的固然認為所謂美國陰謀旨在引發對霸權的恐懼;反對譴責者則指那是引發對異見者的恐懼。

有烏干達人寫了這篇文章
http://blogs.independent.co.uk/2012/03/07/stop-kony-yes-but-dont-stop-asking-questions/

文章其中一個要旨像某聖經金句:畢竟福音還是傳開了。世人注意對問題的同時,作者又提出片段的兩個問題:它一方面抹殺了現政府已有的努力,也忽視了一個現實,就是在一個沒有體制的國家,一個像Kony的壞蛋離開,是因為有另一個惡人趕走了他。所以,要聚焦在問題,不要輕易被side track.

所以,他起題說:Stop Kony, yes, but don’t stop asking question.

二、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他在挑戰兩個中國人常講的諺語:「兩害取其輕」和「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用諸於今日香港,我們需要明白的是,這豬和狼這兩害之間,我們不一定要「取其輕」。我們要阻止黑金,不喜歡唐,也不一定要梁;而既然Anything but CY(接受任何不是梁的選擇),唐也不是必然選擇。當然也不是何,因為如果我們要don’t stop asking question, 要問的問題應該是:甚麼事情造就這兩個人的出現?甚麼機制可以更有效監察整個政治圈不同部份的人寸?千萬不要被曾蔭權耍走,以為一個監察特首的機制可以解決現時的問題:他沒有講延後利益(即像梁展文般離職後才獲利的質疑),也沒有講特首以外的其他人。而從這裏看,應該再一次提出的是一個長年的舊答案:那叫普選,2012普選。

停止問問題,也就讓這些重要的想法被放諸腦後,也讓「敵我矛盾」之類的概念滋生,以為任何站在敵人的對方的都是朋友。在Kony的例子裏,我們可以見到,敵人的敵人在利益鬥爭下可以同的壞蛋。在唐梁之間,一般市民不必強迫自己站在一方,如果他們的行為都危害社會,那麼,唐或梁兩個都根本稱不上是朋友。上面的所謂兩難,其實只是因為我們只簡單陷在現有的選擇之間,而不去思考最根本問題。

「敵我矛盾」這種修辭方法極具吸引力,它簡單,讓人感受到故事中的正義感,在團結的包裝下輕易收藏起野心與矛盾。面對這些黑金政治,平凡人要的是思考與行動,而不是坐在梳化歸邊。

廣告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2 responses to “沒有二分,也不用歸邊”

  1. johncoal says :

    Note:聽到夢熊大師的言論,初感其荒謬,但本著上文立場,普選不因夢熊之kai而失色!

  2. Frostig says :

    Good reminder, thanks! We want universal suffrage!!! *NOW!!!*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