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式分居

一、

壓抑的世界裏,每個人都是受害者。《伊朗式分居》從畫面對刻本對演員的演繹,都具體地將壓抑和它的遺害描寫得淋漓盡致。

打 從開場的一幕,它的畫面就告訴觀眾,你要審視這個地方,這個社會。不是觀察,是「審」也是「視」。這第一幕就從法官的主觀鏡頭看離婚的男女主角。女主角申 請了移民,卻因為丈夫男主角不肯離去而不得離開;男主角不肯離開,卻是為了照顧患上老人痴呆的父親。兩個主角同時要爭女兒的撫養權。常識告訴你伊朗的封 閉,女人要離開天公地道,但字裏行間你聽到女人之所以申請離婚完全是因為男人(就像是典型男人的氣話)說,你要離婚就申請去吧。同是常識告訴你,男人就是 不懂也不想表達這種不捨,他似乎真的不想離婚。怎樣,你會怎樣判?

說是「伊朗式」倒不只是宣傳語句。電影看到中段,法庭戲出現的時候,你會看到伊朗的法官,就坐在一個像是校長室的地方審案,控辯雙方都是平民,自己代表自己在法官面前寫呀講呀。原來打從第一幕開始,觀眾也像是這個伊朗式的法官一樣,角色慢慢在你面前吐露他們的掙扎。女人搬走,替男人請家傭。一日家傭被男人懷疑失職,綁著老人痴呆的祖父在床上離開崗位,被男人趕出門口。男人被家傭丈夫拉上法庭,原來家傭之後小產,男人在伊朗算是謀殺!但又原來虔誠的家傭自己也有口難言,一場官司帶來另一場官司,連十一歲的女兒也被拉到法庭……  這種道德劇,別以為悶蛋,因為關於社會壓制的描述肯定會讓觀眾動容。

這 種「伊朗式」審視以鏡頭一以貫之,從頭到尾,角色都被畫面上的框或物壓在一旁,或者是被隔在玻璃的內外,迫不得已才有一兩個遠望的鏡頭,但遠景同樣有近景 的物件框起來。由頭至尾主角都很少會在遠處出現,大量的近鏡迫近主角,氣氛凝重。即使是交代主角的車被破壞,畫面也先是主角們在門外望著的驚訝表情,下一 個畫面就是在車中乘客席看著擋風玻璃上的裂紋和破孔。這些畫面安排發揮了「壓抑」這個主題,也將因「壓抑」而帶來的含蓄和欲言又止的無奈感散發出來。

在 這個框架之下,我被壓過透不過氣來。在伊朗,那是宗教教條所建立的官僚和社會的壓抑,要投向自由卻被視為禍首,與傳統的欲斷難斷(祖父角色的隱喻是神來之 筆,佐證可見父女之間溫波斯文一段。)。片首片尾CREDIT也是戲,片首先聲奪人,片尾開放式結局之餘,男女主角的擺位相頭也是一絕。他們坐在走廊的兩 旁,走廊中間有一個玻璃的拱門,女主角倚在門後左面,男主角坐在門前右面,等待女兒在法官房裏的答覆。我想起現代中國人活得多辛苦,又想起香港的未來,居然眼又濕起來。活在專制社會,實在讓人痛苦與迷失。

TBC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