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在深山喊獵巫

一、

讀到亞洲周刊一篇文章《香港獵巫氛圍與麥卡錫主義》,引述北方來港工作的自由派異見人士,認為香港人這陣子對梁振英或陳冉的共產黨背景異常敏感,說香港人獵巫和麥卡錫主義。香港人何辜?我說過,寫香港政事不用中文,所以,我想說的﹐是獵巫和麥卡錫主義這兩個字,和思考甚麼時候喊獵巫,才不會被指摘「獵巫」?

二、

獵巫起初是指中世紀基督徒為保持宗教的純正,對付尤其是女性的異教徒。由於手段殘酷,加上後期如其他政治運動一樣,變成了一個誣告的行動,連一個女人稍為思想突出,也被視為女巫。年前有電影《穹蒼下的女神》,講的是女哲學家希帕提亞,正是這個風暴的死難者。所以,啟蒙運動後的歐洲,視「獵巫」為貶意詞,意義近乎文革所謂「上綱上線」以至「迫害」,是「主流」思想對少數思想的迫害,也是子虛烏有的歇斯底里。

而麥卡錫主義則是美國二次大戰之後,自由美國猶恐共產主義滲透,參議員麥卡錫推動「非美調查委員會」,鼓勵同行互相揭發,結果喜劇大師差利亦不能倖免。又正如獵巫,到最後很多都其實是假指控。結果麥卡錫主義在美國政治,變成貶意詞,意指弄權政客煽動公眾恐慌,再獲取公權力,迫害反對份子或異己。

將兩者放在一起,如果是西方社會,這是很嚴重的指控:既是過份憂慮,亦是政治迫害,涉及公權力的濫用。

三、

我想起台灣作家司馬中原的《巫蠱》。司馬中原用最簡單的方法介紹的話,即是一個真的懂寫文學的恐怖熱線潘紹聰。他一樣有電台節目講鬼講怪,但也有一大堆書講民俗,講庶民。小時候在圖書館看到這本書會驚:因為有個版本的封面是一雙黃色眼白的鬼眼盯著讀者,只是近來偶然在某學校的圖書館裏看到,大喇喇地不理會正事,津津有味地看起來。

這本書的引言,寫到這個似是真事。司馬先生說有讀者不遠千里來告訴他自己的經歷,正如衛斯理一樣,他也說事情古怪也猶疑應否記下來。對我們這些聽怪事聽得多的人來說,讀下去也不是甚麼奇事。不過,司馬先生文筆精釆,講的故事也有質感,猶以當中某女角讓人毛骨悚然,這是後話。

主角家人總是早死,家人都說是祖上有人中了蠱惑;主角半信半疑,終歸因為深山學校有教職,逃避家中怪事。正如所有主角一樣,這個處於深山的小學教師,自然以文明人自居。當身邊人講巫師的恐怖時,講授文明道義。然而想到自己家族的咒詛,也不由得心驚膽戰。結果,陰差陽錯,真的遇到巫師下蠱遇到生命危險卻是太遲。

至於後來如何黑白巫師大戰,主角下場如何,還是如此那樣,按下不表。不過,文明國度裏有巫師管轄的深山;深山裏又有孤獨的小村。我在想:人是無辜文明人,從城市逃入深山避遠古的詛咒;在沒有山下的文明騷擾,山是巫師的深山;你或會怪命運播弄主角,或笑他不認主人,不懂作客,但你怎能要這個文明人別在深山喊獵巫?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2 responses to “別在深山喊獵巫”

  1. newhist says :

    那個司馬中原是國民黨的走狗,專散佈柏楊的壞話,詳看《柏楊回憶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