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唐國鬼宴》

放假不讀沉重書,五一拿起的是日本作家夢枕獏的《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獏之音義在網上謠傳頗多,訓詁這種動物名倒是另一個有趣的故事,按下不表。將來效推理作家京極夏彥的手法再寫。

沙門,也就是和尚。空海是日本非常著名的佛教大師,入盛唐求密宗真言。潮流愛講惡搞,不愛二次創作,但《沙門空海》正是借此題發揮。講日本人如何挪用中國故事者甚多,夢枕獏這個故事由皇帝到白居易柳宗元李白晁衡都拿來玩,倒是三國以外連中國作者也少見的題材。

今日翻起首幾章節,又遇一宗寓言。

空海與同行橘逸勢在長安的街上遇到黑衣老人。(夢枕獏倒是幽默,當時日本三大書法家有兩個拿在一起用,橘的作用如周瑜於三國演義;而第三個他用不起,乃是當時嵯峨天皇。)黑衣老人所施法術有如《聊齋》所載《種梨》故事,先是拿出一顆種子,翻土埋下,口念「冒芽」,芽就冒起;口念「開花」,開出兩花;最後長成兩顆西瓜。

空海當場用日語與橘點出真相:因為大家都被黑衣老人的口語法術迷惑,說道甚麼就會看到甚麼。

「所謂知識,委實恐怖。知識可以使人明理,也可以讓人盲目。若不懂唐語,就不會中術。不知道撒種、萌芽、開花、結果這些道理,也不會中術。」空海如是說。

空海說,橘不懂唐語,所以不替他翻譯,橘就會看到真相。橘故意問老人要兩個西瓜,空海故意將老人的話倒轉來譯,老人講「撒種」,空海譯「沒有撒種」;老人說「萌芽」,空海翻「沒有萌芽」,橘果然看穿了法術。

黑衣老人卻不驚訝,反倒看出空海的本事,於是送西瓜給空海二人。老人自稱方士,知道空海出身,笑曰聲稱要「盜經」的空海或要將「整個大唐都盜光了」。

道別之後,空海稍稍自明得意,不料忽然發覺拿著西瓜的雙手濕起來,瓜果掉下,化成兩棵狗頭。

「知識真是恐怖啊!自己不是這才剛剛說過嗎?」夢枕獏以此作結。「不愧是大唐國。那是個我所不及的人。」

文學讀者之類比攀附,空海聽到或即失笑。所謂「唐國鬼宴」方才擺上,而方士也者,今日又稱道長。今日道長也者,又會去修佛;空海也說,他要講的,不過是「人」與「知識」的故事。對儒對和尚或對觀眾而言,西瓜固然可口、實質若真是狗頭的話卻真恐怖,無論所唸的是甚麼知識,可以看得多清楚,到頭來還是無欲則剛。

旁觀者自以為清醒,還是要補一句:最後空海卻自唐密化東密,到了今天,西傳回來中國。或如伊斯蘭文明將希臘羅馬文明存起來,巧妙避過基督文明封鎖,這是禮失求諸野,或是昔日文人南來之遺願,或是今日各路當局者之所迷。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