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大爛地其實是喻體

原本黃英琦女士大熱,但我們終究得到又一個官僚。這讓我想起一個片段。

年首參加了黃女士親自主持的seminar,嘉賓是荷蘭的文化局局長。這位金髮的先生在自己的國家創立了一所創意書院,純然的project based learning,不過頒授的卻是學位。兩位評論意見其實不多,卻在讓在座的年輕人激動。 半路中途,另外一個金髮男子,年輕也俊秀,悄悄地走進講廳,黃女士介紹,是部長的partner。

眾人嘩然。話題難免由創意教育走過去。這位局長提起,自己來香港剛到過北京,與中央文化部長見面。會面的時候,partner也在一起。好像他自己說:這不是有點開他們的玩笑嗎?
傳媒和網上比較喜歡拿來比較,是許曉暉,龍應台和黃英琦的個人質素與文化素養。我不敢說文化局局長無文化,反而問題倒是:當其他局的局長熱門人選都有點專業背景,和專業的國際網絡的時候,而同時候任特首又強調專業行事,少談政治的話,怎麼偏偏又選上這個沒有明顯文化背景的人?
首先,我有點懷疑起初在文化範疇,候任特首是想專業的。一般評論都質疑文化局設立的目的:這到底是宣傳部還是像陳雲所說的「藝術部門」?兩者的分別在於反映「文化」到底是對內的統戰工具,還是提升素養或豐富對外實力的部門。
從人治的角度看截至目前之前的情況,候任特首恐怕還沒有認為那必須是統戰工具。為他寫文化政綱的是榮念曾,做視覺設計的是又一山人,通通都是香港一線的藝術家。那種去政治化的專業在這裏同樣明顯。再者,香港電台自從吳志森被逐之後,大家又怕它會變成政治工具,結果它卻不列在文化局之下,反而在未來藍圖裏,設在科技及通訊局。(不過,在之前的政綱裏,這個部門應該是負責經濟,包括制訂科技政策、設立數據中心、加大科研投資、結連內地市場等等。港台於此,又是一奇。)如果文化局與宣傳局是相等的話,我倒是對新制保留benefit of doubt。
所以,這個變動有兩個意涵:第一,如果之前一廂情願相信新人事會有所謂專業領導的話,恐怕又將會表錯情了。人治的想法始終已經開始植根,因為這個變動背後的政治動作及傳聞。按照傳聞,黃女士被保守派認為她一直和泛民過從甚密,而如果梁可以接受黃,但最終卻因此要換人,那麼我們恐怕不能不擔心未來特首施政被前後掣肘,文化圈子之前所期望的保守地開放恐怕落空。我們又推斷出所謂去政治化的專業似乎非常遙遠。文化圈子和西九的大爛地之間,那種互為表裏虛虛實實的比喻關係,妙不可言。(講文化政策,算是文化,容我寫點中文好吧了。)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西九大爛地其實是喻體”

  1. Frostig says :

    *SIGH* I place NO hope in Eagle LEUNG’s governanc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