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出一個新社會

一、

先說一宗楔子。

昨午居然要去買外賣。附近小型連鎖阿四快餐水準非凡,焗咖哩海南雞飯一次過滿足我等肥仔兩個願望。本著幫襯小店為己任,第一時間飛樸落街。豈料店前舖滿圍板,外貼通告一張:新店裝修,失望之間其名為何已不甚了了。

行去商場,看表已過兩點,又到下午茶時間。快餐X完全不會考慮,因為餐牌除了雞翼,還是雞翼,於是去隔離的快餐壹。既然無焗雞飯,下午茶小碟裝乾炒 牛河有卦?收銀姐姐陰陰咀答:未喎。人家號稱粥麵店,唯有叫個炸醬麵啦:「炸醫未預備好喎。」咁有?咩呀,答曰:炸豬扒包啦,(又係)雞翼餐啦。咁冇野 啦。

結果去到牡丹樓,叫幾片甩吉算。「先生有四個新醬呀。」店員拿出四個吉盒,然後?住其中一個,「不過蛋黃醬賣晒。」「咁辣BBQ醬啦。」店員「哦」左一聲,一個轉身,三分波都未射,就話:「都賣晒啦。」

「是但啦。」回到家中,吃著四件甩吉,切了一個西柚。居然醒神得很。靠人家做,不如靠自己,夫人說。

二、

有理論認為,資本主義最厲害之處,是讓人透過消費推動單一的慾望,鼓勵追求個人享受,而忘掉生活本質上的多元選擇,也忘掉其他包括自身被剝削的痛 苦。上面只是一個很普通的故事,或者做個小小的註腳,說明一個小中產發現消費主義的流弊,大既是要某天消費失效之後,才可以出現。香港人未必個個富貴,但 大家對這種消費心態卻深信不疑:每個時刻都高呼「你收左錢就要俾番咁多貨」,八號風球都要人開門做生意。制度失常,大家才會稍為清醒,發現有些事情,原來 無需要太多,而且我都做得到。

消費如是,政治如是。對很多我這個年紀的香港人來說,若不是零三年的風雨飄搖,政治或社會民生於我們來說遙遠得很。套一句莊子「日出而作,日入而 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人人自己做自己的話,心無旁騖,不需要關心政治。然而,零三年先是經濟陷入谷底,大家先要日以繼夜地工作,沒有休息。大家期望 政府可以做點甚麼的時候,先搞了個廿三條,再有梁錦松買車,政府讓市民失望了。壓軸來個沙士,疫情先後在內地在香港被?瞞,政府遲遲未有回應。在最壞的時 代,「帝力於我何有哉」的另類演繹,正是你發現它該做的不做,不該做的偏偏去做。

那一年,政府既不能調控大環境,亦不去急人之所急,自己顧著自己的政治任務,復不能對急事做回應。市民的回應是透過大氣電波,各路人馬互相通報沙士 的疫情。七一大遊行讓大家覺得遊行不再是在電視裏見到長毛做的事。大家終於發現,原來每個人在社會都有份也有責任,而政治,真的是眾人之事。沒有政府,我 們學識「靠自己」。

所謂「靠自己」,當時有政府官員讚大家有甚麼「香港精神」。他毫不察覺那是嘲笑自己。無論任何時代,政府都不能推卸改善國民生活的責任。當國民要 「靠自己」,其實不過是說明,政府不懂民生。他們所頌的「獅子山下精神」,所講的正是戰後港英政府未能確立福利制度,難民不能靠政府而互相扶持下的產物。 他們也毫不察覺,這最終的效果其實是政治啟蒙:強化了公民意識,增加大家對社會參與的期望,同時也讓大家明白自己的力量;從此以後,政府弱勢乃源自「一次 不忠,百次不用」。

三、

在729的反國民教育遊行那天,我又一次有這種感覺。一邊看著嬰兒車在面前經過,一路回想自己從哪天起會參與遊行。零三的制度失常是我們的政治啟蒙。因為教育制度失常,今年學生和家長又走出來。

到了這個星期,這個政府失常到連膠粒也要市民自己出手義務去執。讓人哭笑不得的是,大家發起去執膠的同一天,特首請假;應該讓人憤怒的是,放假的第 一天,他居然走去巴士站告訴老人家:喂,兩蚊可以搭巴士,小意思啫。結果,畫面是老人家笑容滿面,(唔抵)可憐的去屆已經處理這個政策的勞福局局長張建 宗,只能在後頭陪笑。還未計代他擋箭的其他官員。

他絲毫也不感受到,自己上任一個月,香港人已經要「靠自己」:政府既不能調控大環境(政策未推,居屋價格已升),亦不去急人之所急(膠珠遍地),自己顧著自己的政治任務(國民教育),復不能對急事做回應(陳茂波的劏房)。

而他亦不會感受到他比董建華還要危險。第一,他不會信這個時候組織力比當年強太多:短短幾天,DB Green和海洋公園就召集到過百義工;第二,他不明白市民的道德標準早已超越「錢」和「樓」,不是派錢可以擺平:膠粒講的是環保,國民教育更多講的根本是良心。

但最重要的是,他不了解這輪的政治啟蒙,不再是我們那種「了解自己的公民權利,更闗心社會」這麼簡單。上一輪啟蒙最大的漏洞,就是停留在關心之上, 最終我們還是將臨門一腳的行動,交給政黨和NGO甚至是政府當代理人,期望有人替我們處理。學民思潮與家長關注組,到今天的執膠粒行動,我們應該發現大家 最後又是「靠自己」,收回他們以往外判了給這些代理人的權力,願意行動直到自己所期望的改變出現。他們不像現行大部份政黨一般,投票失敗之後,政府說不之 後,只等政府良心發現,或透過建制之間的妥協,等一個「好受」一點的方案。特首保守的政治概念,根本不會了解他引發了甚麼出來:對他而言,只是反對反對反 對,而不是他們唸唸有詞了提到的「獨立思考」。

當建制嘗試製造順民,但他們卻庸碌地滋養出獨立的一代。那是群龍無首的另一種大吉。

廣告

標籤: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One response to “執出一個新社會”

  1. Frostig says :

    *SIGH* We can only count on ourselves now~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