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運動家的風度》嗎?

一、

劉翔輸了。若不是國內的回應這麼熱烈,我倒不想在愛國這個話題上說甚麼。因為國民教育,早已寫得有點疲於奔命,香港的事態發展還來不及紀綠,又能多寫些甚麼?再者,因為剛買下了《想像的共同體》的新中文譯本,看個不亦樂乎,所以,先番炒一些舊事,再總結一下他人的看法。

二、

小學的我很期待中學,因為水運會。從小學就開始練習游泳,但同學們看到我的體型,總不相信我可以在外頭的比賽拿獎。即使如此,參加比賽有種有趣的地方,相信其他人不大明白。其實香港十八區都有分齡泳賽,一大批差不多年紀的孩子,成長那幾年之間,在不同地區的比賽經常碰面,隨著年齡增長而一起在不同的年齡組別比賽。久而久之,即使叫不出對方的名字,我們倒是會點頭,說幾句話,「練水練成點」,「你個最佳時間又快左喎」。比賽不是要集中精神的嗎?是的,不過,你得明白由召集到熱身到真正落場,有時真的好耗幾個小時。這麼長的時間,你能阻止一批好動的孩子聊?比賽的好玩,在好勝的孩子們都會邊練水邊想「要快過上次嗰個人」。

「友誼第一,比賽第二」本來是我們小時候學習的體育精神。這些東西都是西方人才懂嗎?不記得那個年頭,中文課文有《運動家的風度》,羅家倫作。那篇文章的重點﹐幾乎都是引《論語》:「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公平競技)「君子不怨天,不尤人。」(相信他人公平) 「言必信,行必果」 (講信用自持)「任重而道遠」(講堅持)等。

三、

劉翔的一幕,本來可以是非常君子的故事。即使你認為劉翔在演戲,他的對手們的反應,倒是體現了運動家的風度,這豈不正是「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然而,負面情緒發洩與陰謀論充斥媒體。一聲「嗨」將趙薇變成倒楣,讓我想起菲律賓人質事件之際,有人在網上維護菲傭卻惹來騷擾的舊事。劉翔之敗居然變成國殤,失望透頂的人們表露出他們扭曲而脆弱的一面。

扭曲的是:一個人(或者所有參賽的運動員)豈能繁一國之成敗呢?暢銷書《正義》引了這麼的一個故事,大意是這樣吧:有個城市,所有人都很快樂﹐但在這個城市的底部,有個小孩子被困在那面的一個密室裏頭,整個城市的快樂,原來都是用這個孩子憂傷和痛苦的能量來製造出來的,他愈痛苦,大家愈快樂。問題:你是這個城市的居民,你應該救這個孩子嗎?

劉翔等人,在中國的體制裏,就是這些孩子。中國運動員將這個關於功利主義的小寓言約略調校一下:如果這裏不是有一個人而是有一班人,這班人裏面有幾個可以變回普通人,你樂見這個制度嗎?當有人對中國運動員拿金牌不以為然,他們的出發點就是:這些金牌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結果,一個金牌背後投資了幾個億,淘汰了幾多孩子。他們懷著一個希望,就是透過自己的體能改善生活,無論在國內一舉成名,或是遠走他鄉。然而,他們當中不是每個人可以成功,也不是每個人也可以代表他國;「為國爭光」之後也未必能維持生活,因為體制只保證培養人才,卻不擔保日後生活,但運動員的年輕時代,畢竟就這樣犧牲掉。從這種角度看,關不關心中國有金牌和愛不愛國無關,這可以是一個很基本的人道關懷。

四、

關於劉翔的陰謀論,觀乎內地(包括本港左報)的相關引伸之多之廣,或許是都許些負面情緒的後遺。有社會學家以陰謀論為研究主題,認為它們反映公眾對社會的套板印象。哀哉。要是如此的話,內地網上網下的評論,倒是一片陰暗的中國:或有言劉不是勉強作賽,而是早知有傷,之後單腳跳乃是戲一場;即是不是戲,也作賽也因為是國家的死命令,要的是維持國家體面;因為關乎商業贊助,不單是劉,更是由教練到體委的相關人員的收入。

這些陰謀論有人說有人信,也都是歸納使然。上面說的,簡化起來不過是三個熟悉的名詞:造假、政治任務和經濟利益。不用香港的傳媒報道,每天你願意看看內地報章的新聞,這些事情還算少嗎?陰謀論之所以流傳,倒是透過有色眼鏡看世界的結果。陰謀論未必是真的,但卻真確地反映論者的世界觀。而在陰謀論裏,運動員本身並不是主角:主角是秘密的權力和利益:運動員和運動本身,根本毫不相干。所以,愛運動的人與陰謀論者辯論根本不會有結果。

五、

與其糾結在國情如何,我倒想回到《運動家的風度》。在這個世道裏,觀眾似乎也有觀眾的風度。

甚麼是觀眾的風度?大概是「君子不怨天,不尤人」。部落主義的觀賞態度早已落伍。運動員的成敗與國家的興衰無關(瑞士人富而金牌少,難道他們不幸福?),拳手一拳也只擊在另一位拳手的臉上,她沒侮辱你的國家,也只代表她的能力;一個選手做到高難度動作,值得欣賞是他的技術;有時也學學接受有些事情命運使然(看看李宗偉),僅此而已。

不要以為某個社會科學研究員將「運動」放入所謂「綜合國力」你就要隨他頭暈耳熱;在運動場上輸,也只是運動場上的事。你看到李慧詩的笑容時,難道你只欣賞她制服上的那個如風車的符號?

暫且擱筆,看藝術體操去也:看漂亮的人也是不分國界的。

廣告

標籤:, , , , , ,

About Johncoal

莊炭頭,黑口黑面,體形龐大,在新區舊區中學任教新新學科。努力學習發聲,並以指導學生找出自己的聲線為業。

2 responses to “記得《運動家的風度》嗎?”

  1. JustBtwYouAndMe says :

    劉生未起跑我已感覺到佢唔會完成賽事。我啲第六感從未用過 (or 未準過),點知今次… 十分… 十分… 十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